登录 | 注册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 新闻热线 0570-7888555
您当前的位置 :龙游新闻网 > 龙之游 > 龙游天下 正文
箍桶匠的手艺人生
2015年10月30日 08:21:09

  旧时,无论城市或乡村,无论富贵人家或平民百姓,女儿出嫁时必备的嫁妆中一半以上都是木桶,如存放糖果点心等用的托盘、洗脚用的脚盆、打水用的吊桶、洗衣用的捣衣盆、储存粮食用的米桶等,木桶里面流淌着一生的祝福。

  民居苑内,有家名为“九斤箍桶”的店,老板李土生保留了自己全套箍桶的工具。李土生今年已经59岁,清瘦,寡言,双眼有神,一双手上布满老茧,与印象中木匠篾匠的形象相符。在小小的店面里,他埋头干活,店铺的架子上、地上摆满了大小木桶,还有精致的模型桶。“游客比较喜欢这些缩小版,国庆有杭州女游客一连拿了好几套。”李土生说。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李土生有五兄妹,3岁时,父亲重病瘫痪在床,13岁父亲去世,留下了2000多元债务。在那个年代,生产队劳动一天工资2毛4,10块钱不到就可以买到100斤大米。“头发做白都还不上,这辈子不会超生了。”17岁李土生鼓足了勇气,偷跑出去找木匠拜师学艺。在那个年代,做学徒半年后才有每天2毛钱的工资,但是李土生天资聪颖,一出手便让师傅惊艳,师傅破例开给他每天3毛钱的工资。虽然学艺才短短3个月,但是李土生用心学、肯钻研,把师傅“留一手”的本领都偷学去了。在他学艺期间,家里穷得揭不开锅,无奈之下,他买上木料,半夜将师傅的工具偷出来,连夜赶工做出木桶,让家里人拿去卖,添补家用。有一次,被一起学艺的师兄看到,向师傅告了状,他的好手艺也受到了师父和师兄的肯定。可惜,半年后,因被生产队发现,他不得不回家参加生产。

  钻出“绝活”很吃香

  

 

  然而,几年后,重担还是压得家里人喘不过气来,已经21岁李土生决定重新箍桶。他将学艺时记录下来的箍桶方法拿出来琢磨,在实践中摸索。他发现,箍桶不能只一味按照图纸制作,有时候比图纸多放两公分会更好看又实用。不久,他就真正“出师”,能上门给人箍桶了。

  30年前,上圩头一家酒厂蒸汽用的2米长、6尺宽的木头蒸盖坏了,停工停了半个多月,老板急着四处打探木匠,但是临近的木匠纷纷摇头。碰巧,李土生刚好在那一带做工,老板找到他并带他去了现场,李土生看了一眼就说“能做”。李土生一夜未眠,一直在研究制作方法,“要先做工具,刨要再长一些。”40多天后,盖子总算是做好了。老板直夸,“比原来的还好用呢。”这之后,酒厂的酒缸盖子几乎全由李土生一人包办。

  李土生渐渐的小有名气,找他做工的人越来越多。有一回,当时的“龙游器社”购置了40套器具,顾客都嫌难看,卖不出去。负责人找来了李土生进行修改加工后,全部卖了出去。就这样,在李土生和家人的努力下,家里的大窟窿堵上了,日子慢慢好转。

  重拾手艺开新花

  

 

  因为小时候,左手摔过落下残疾,李土生觉得以后干木工会力不从心,所以后面20来年就转行干了其他行当。直到两年前,“孩子长大了,日子也越过越好了,我也想做些自己的事情。”李土生重新拾起这门手艺,在民居苑有了店面。虽然间隔多年,却并未让他的手艺退步。他做的饭甑,十分受本地人和游客的喜爱,“每逢各地集市,我带去的饭甑都是不够卖的。”

  “箍桶是个繁琐的手工活。”李土生的木刨特别大,约有80厘米长,12厘米宽,看上去颇像一条长凳。刨子一头高,一头低,而且刨口是朝上的。李土生说,制作圆形木器的大刨子就得这样,“木桶必须严丝合缝,做到盛水时滴水不漏。”李师傅边介绍边演示,把木头按需要、形状、尺寸做成直板或弯板,厚薄一样,环绕底脚拼板。然后是紧箍,桶底小、桶口大的,从桶底上箍敲打。再把木桶在烈日下暴晒几天,上桐油。这样才能经久耐用,有些讲究的还需要上漆、绘画。如今,李土生经常思考的一件事情,就是如何让这门传统的工艺有更大的发挥余地。“现代人使用木桶的不多了,但是回头找传统感觉的反倒多起来了。”李土生准备开发一些小手工艺品,在他家里,我们看到了几麻袋的微型版手工桶,几套象征多子多福的“子孙桶”,做法相当讲究,精巧可爱极了。他还打算购置一台电磨,“比起手工,小的手工艺品,电磨磨得更加光亮细致,又节省时间。”他希望能够借助科技的力量,让生产成本下降,让工艺更加精巧,让自己的手艺有用武之地。

来源: 今日龙游  作者: 姜玲 吴森邦  编辑: 章承月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