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 新闻热线 0570-7888555
您当前的位置 :龙游新闻网 > 互动 > 原创文学 正文
杭江铁路 龙游寻踪
2017年03月13日 08:59:50

  久远的记忆

  1933年11月16日,杭江铁路龙游车站聚集着四面八方赶来的人。月台上,大家翘首以盼。“当!当!当!”金钟敲响。沿着铁轨向东望去,一辆试运行的蒸汽机车冒着白烟缓缓驶来。“呜,呜,呜———”汽笛长鸣。人群发出欢呼声、惊叹声,欢快的气氛飘荡在这座农耕数千年的县城上空……

  龙游地处浙江金衢盆地中心,一马平川,历史上的交通主要依靠衢江、灵山江,排筏、船只川流不息,近代以来亦曾有小火轮往来。1932年、1934年衢兰公路、杭江铁路先后通车,从此,龙游形成铁路、公路、水路并存格局,“四省通衢在龙游”之称一直延续至今。

  杭江铁路是继京张铁路之后的中国第二条自建铁路,也是中国第一条省营铁路。洋务运动勃兴,1899年,清政府为武汉的钢铁及船舶、机械、军械等工业运输煤炭而兴建株萍铁路,计划接通也在修建中的粤汉铁路。1930年,浙江省政府鉴于国计民生凋敝,自筹上千万银元,建设起始杭州钱塘江南岸的萧山止于江西玉山、全长335千米的杭江铁路,并于1934年1月正式通车,成为联系华东和中南地区的重要交通干线。

  杭江铁路开通前夕,杭江铁路局为扩大影响,组织过作家采风,撰写文章进行宣传,其中,郁达夫是主要的一位。他所写游记《杭江小历纪程》,在收入了《屐痕处处》集子后,影响很广。在第六节《龙游·小南海》中,郁达夫写道:“午前十点钟上汽车去龙游(按当日我系由兰溪绕道至龙游,所以坐的是公共汽车;如果由杭州前往,可乘火车直达,不必再换汽车)……”字里行间,透露出杭江铁路给人们带来的便利与自信。

  1935年5月,浙江、江西两省政府和交通部及银行组织成立浙赣铁路联合公司,组织杭江铁路继续向西修筑。联合公司下设浙赣铁路局,具体实施建造江西境内玉山至萍乡的玉萍铁路。1937年9月,玉萍铁路接通株萍铁路。此际,杭州钱塘江大桥正好通车,起点改由杭州城站的浙赣铁路全线贯通,总长1008千米。杭江铁路从此汇入浙赣铁路。

  遗存的铁轨

  美丽的灵山江畔有一处龙游铁路桥遗址公园,去时,深秋的景象正浓,显露着时间的沉淀。

  龙游境内的杭江铁路长22千米,设龙游、湖镇两站。

  龙游站建于1931年,属三级客货两用车站。1950年至1995年,该站先后5次扩建。2004年7月,浙赣铁路实施电气化提速,移站改线,老龙游站退出了历史舞台。

  老站虽不复存在,但其东侧1.1千米处,却有一处占地7900平方米的旧址。2011年,龙游县以传承“蒸汽机时代”铁路遗址文化为宗旨,将这断头铁轨的场址与灵山江铁路桥组合改造为主题公园,对社会开放,向游人展示站台、货车转向架、蒸汽机车轮对、信号机(灯)、老式水鹤、矿山小货车、老式手压铁路巡道车等铁路建筑和设施、设备,将浙赣铁路的前身永远定格下来。

  灵山江铁路桥是遗址公园的核心建筑。该桥属杭江铁路时期的桥梁,建于1933年,长152.6米,共6孔,1936年结构有改建,桥型未动。现在,整桥依然保存完好,并有钢筑砼单侧人行道、避车台、巡守房、东侧桥台导流堤等附属设施。

  灵山江铁路桥上,静静停放着一台老式蒸汽机车,后挂三节绿皮车厢,远远望去,让人感觉杭江铁路从未走远的错觉与美感。2014年,衢州巨化退休职工毛海青倾慕遗址公园的独特魅力,个人投资将三节绿皮车厢打造成一家精致的茶苑。毛先生说:“江风习习中,可以追忆历史,可以遥想未来。”

  从遗址公园出来,笔者又去一墙之隔的鸡鸣山。鸡鸣山间有龙游民居苑。苑内除保存着国家文物局批准异地移置的数十幢明清建筑之外,还有两处原址建筑:一为山顶的碉堡,另一为山北麓的几幢普通平房,特别显眼,实是遗址公园内容的展衍。

  碉堡为灵山江铁路桥桥头堡,建于1935年,通体高约4.3米,最厚处1米,一、二层共设有枪眼12个。抗战中的1942年,这桥头堡被日军飞机炸毁局部,抗战胜利后的1947年,完成重修。

  平房分为守桥部队营房和铁路工区用房两部分。笔者在一扇门框上,发现一块痕迹漫漶的“龙游县城关镇大铁桥”繁体字木牌,对照县志,是解放军交警排营房。笔者还看见铁路工区用房的一处,刷着“上海铁路局金华工务段龙游桥梁工区”几个大字。

  山上的平房看似平淡无奇,却与山下的遗址公园遥相呼应,共同构成一份工业文明的实证,对龙游维护历史风貌、提升文化品位具有特殊意义。

  “金建台”

  又隔了数日,笔者通过他人联系,去采访一位铁路老人。

  穿过湖镇镇铁路立交桥西侧的一片荒草地,龙游境内杭江铁路的另一座车站湖镇车站静静横卧在那里。它原属四级客货两用车站,历经了85年风雨,也已废弃,几组老站房尚在,墙面的黄漆都已斑驳陆离,砖块裸露。其中最大的一组为候车室,正中间有一门,门楣青石上刻着“湖镇车站”四个繁体字,丝丝流露民国风;最西头的一间为货仓。车站有四株梧桐,树干粗壮,黄叶飘落一地。

  以车站为中心,周边还散落着部分浙赣铁路时期的建筑,正北方向有三幢员工宿舍和一家小旅馆,正南侧跨越铁路是新货仓,正西侧是新候车大厅及附属设施。不过,所有这些都因2006年6月撤站而渐渐败落。

  湖镇站的铁路养护工区位于铁路立交桥东侧不远处。通过紧锁的大门的门缝看去,里面的老式平房已被刷白,迎面的一排,门额上有“湖镇工区”四个繁体字,应是杭江铁路的旧构。询问周边农民,告知该工区目前仍在使用,这令笔者倍感意外。

  在探访湖镇车站旁的标有“金建台”(铁路金华工务段所建站台、站房等)员工宿舍时,笔者采访到了铁路老员工方震斗。今年81岁的方震斗老人,1953年中学毕业分配去上饶车务段实习,归来在衢州安仁车站当扳道员,1961年调来龙游湖镇车站当值班员,直到1996年退休。他和80岁的老伴方国英从1982年起,一直住在这里。

  老人家中保留着铁路专用的钢镐和铁锹。他回忆道,从杭江铁路建成起到20世纪90年代,巡道工负责小修保养,养护工具均较简陋,一般配备多用扳手、铁锤、钢镐、铁锹、锄头、畚箕、撬棍、千斤顶及备用螺钉等,装在双轮工具箱内,借助钢轨滑行巡道,若遇更换枕木及较大维修作业,则以四轮电动平板车运送器材。

  “我使用过臂板位置机,就是将煤油灯挂在木板上,用不同颜色的玻璃或纸板去遮光,以此调动火车”老人说,1968年车站才安装了束灯位置机。

  “当时车站以货运为多,有玉米、大豆、煤等物资运来,外运的特产主要有萤石矿、木头、毛竹、黄沙、橘子、竹制品等。老伴在车站家属装卸组帮工,与湖镇公社星火大队的装卸组一起,靠沉重的体力劳动搬运物资,报酬多劳多得,最多一天拿到8角钱。”

  说到这里,老人很感慨:20世纪60年代初湖镇工区共9人两班倒,90年代中期已发展到60人三班倒,“这是铁路的大发展”。

  方震斗夫妇在浙赣铁路线上服务了一辈子,充满了无限感情。笔者问老人为什么还居住这里,老人回答,刚工作时火车时速25至30千米,退休时已达60至80千米,现在的新线开过的都是时速两三百千米的高铁,听不见隆隆列车声不习惯。

  “我儿子方青是杭州机务段的一名货运司机,是我叫他去干的。”临告别,老人补充了一句。

  光阴荏苒。高铁列车飞驰而过,缩短着龙游与全国各城市间的时空距离;而另一边,浙赣(杭江)铁路遗址的断头铁轨、“金建台”向人们述说以往的故事,传承一代又一代铁路工作者开拓国家大动脉的精神……

来源: 今日龙游  作者: 邓飞  编辑: 陈雯倩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