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 新闻热线 0570-7888555
石佛夏家,神秘又美丽
2017年08月17日 08:41:57

  从龙游县城出发往北30公里,有一个叫石佛乡夏家村的地方,其东邻姚村村,南接丰塘山村,西与三门源村交界,北靠建德县,山林面积达6800多亩,是个少为人知的所在。

  来到村里,一幢坐北朝南的古建筑十分醒目地站在村中央。这便是建于清初的敦睦堂,为夏氏宗祠。进入其间,内堂十分开阔,共有三进三开,进深约20多米。前厅设戏台、戏楼,明间天花施藻井,檩下雕刻双凤穿牡丹图案,可以想见当年是何等的荣华繁盛。

  挂在梁上的几块牌匾,字体苍劲有力,仿佛向来客诉说着此间的故事,让人感喟历史已成烟云,只有古建筑在饱经风雨后仍然屹立,供后人思而往之。

  “除了这宗祠,附近还有古道呢,我带你们去走走。”在村干部周立军的指引下,小编开着车沿着弯弯曲曲的村道又往里行了十来分钟,来到一座大山脚下。

  下了车,抬眼环顾四周,只见群山连绵,树木茂盛。“春天来,这里经常大雾弥漫,就像人间仙境呢。”周立军带着我们向山里走去,没几分钟,眼前就出现了一条由石块铺成的蜿蜒而上的山道。“这就是古道,听村里老人说有几百年之久了,我小时候就经常随大人走这条道到建德亲戚家拜年。”

  一路上行,古道两旁草木丛生,远望对面山上怪石嶙峋,风景如画。偶尔可以遇见村民在山里砍材,斩荆披棘,扛着重担亦行走如风。

  约摸一个小时,爬到半山腰,便可看到一棵大樟树,树干粗壮,足需三四人才能环抱,树上挂有“石船头”字样的牌子。“这是石船头村原址,本散落着几户人家,现在都下了山,房子就空着。”周立军介绍。

  边走边歇,正气喘吁吁间,前面出现一块开阔平地,一座白色房子孤零零地立在当中,房门上挂有牌匾,书着“清凉寺”三字。

  听介绍,此处当年原建有九十九座宏伟大殿,主殿名为静华寺,供有百余尊神佛,沿路进香点数千个,善男信女络绎不绝。直至明朝时期,被人尽数操毁,此处就此凋零。解放后,村民为纪念当时景象,在原址上修建现今的清凉寺。

  这里即是三门源旅游景区边的另一大景点———石船头的中心地带。

  清凉寺附近的山崖上矗立着几处形状怪异的石头:石塔帽、石桨、石船、石媳妇、石和尚、马山背……其中,最为形象的当属石媳妇,远远地望去就像是一个十月怀胎的孕妇,她挺着腰,大腹便便,眼睛平视前方,像是在等待着久去未归的丈夫。在灿烂的阳光照射下,显得那么恬静、那么逼真。

  关于石船头,夏家村祖祖辈辈流传着这么一个动人的神话故事。相传,很久以前,此地风调雨顺,气候宜人、景色优美,是各路神仙得道修仙的好去处。在群山中,住着一位美貌如仙由石神化身的小媳妇,她整天无忧无虑,游山玩水。一日,她遇上了一位英俊潇洒由石神化身的后生,初次见面双方便产生了爱慕之情,迸发出爱情火花。

 

  时间一天天过去,小媳妇竟然有了身孕,后生更加高兴,每日陪伴在她们母子身侧,过上了男耕女织的生活。随着小媳妇肚中胎儿日渐长大,有得道高僧预言,这孩儿将来会成为一代天子,统治一方。这个消息像是长了翅膀的飞鸽,一下就传扬了出去。于是,慕名而来的各路大小神仙、修道和尚们开始为这个即将出世的天之骄子筹备着,有修建天子庙宇的,有为天子出行修筑石桥的,有为专供兵马而准备的大饭甑……

  可是,人们只其一不知其二,那出生后的天子将会是一位脾气暴躁、喜好征战、使天下民不聊生的好事之徒。而且,如果这孩子一生下来,半山腰的石船就要滑行。这条石船可是一条宝船啊!它是这一地带的定海神船,一旦它滑行,那么这一带将会变成汪洋大海,人间将遭劫难。

  在小媳妇居住的后山洞内,住着一名德高望重的得道和尚,他早已算出孩子出生后的种种祸事。但孩子是无辜的,他每天专研普度众生之术,希望找到办法能够化解灾祸,却始终不得法。无奈之下,在小媳妇即将生产之际,为了天下苍生,他决定连夜上达天庭,把这件事向玉帝奏报。玉皇大帝听后,龙颜大怒,下令雷公电母带领天兵天将去惩罚这对石神和即将出世的孩子。

  这天夜里,小媳妇就要生了,肚子痛得要命,后生正守在一旁,转眼天兵天将已到跟前,情知事情不妙,后生就拿竹篙死死地守卫着。雷公一声令下,四大天将驾起后生就走,将他驾往别处。后生挣扎着,将戴在头上帽子脱下,扔在沿路的山岗上,过了山岗百余丈,后生又将竹篙脱落在地,希望能为他的媳妇指引寻找他的方向。

  小媳妇看到丈夫被架走,忍着生产的剧痛向着丈夫离去的方向奔走。雷公电母抢到她的对面,把无情的大锤砸向小媳妇的肚子,可是小媳妇岂会让他们毁了自己怀胎十月辛苦孕育的孩子,尽管她动作笨拙,也想方设法护肚中孩子的周全。一来二去,神锤打落了她的发髻,砍断了她的头发,甚至连停靠一旁的石头宝船也在打斗中被砸成两截,但始终未伤着肚中孩子分毫。没办法,本不想对小媳妇痛下杀手的天兵天将眼看孩子即将出世,不得已只得对她和周遭的一切施了定身术。

  就这样,怀着孩子的小媳妇,挺着大肚子望着丈夫被抓走的方向,永远留在了人间。而她的对面,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尊头戴济公帽的和尚,据说正是当日大义凛然上奏天庭的得道和尚,为了防止有朝一日小媳妇肚中的胎儿复活降生,他自愿化身石佛,守在石媳妇的面前,从此,人间避免了一场浩劫……

  而后生沿路留下的帽子演变成了石塔帽,遗落的竹篙变成了如今的石门桩。还有那些为天子降生而正忙碌着的一切,也永远停留在了当下。看,石媳妇的西北面,2个正在修建天子庙宇的和尚还站在那里,筑桥扛板的神仙还抬着石板,西源头那匹为天子准备的千里良驹变成了人们口中的马山背,东源头平畈岩底还有早前小媳妇洗澡的石澡桶……还有那艘被雷公打成两截的宝船从此变成了石船,就此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石船头,雷公与小媳妇打斗中形成的天雷洞,更是冬暖夏凉,是避暑的好去处。

  这就是石船头的传说,美丽而凄婉,神秘而令人向往。

来源:今日龙游 作者:章承月 沈海芸 文/摄 编辑:王华慧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