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 新闻热线 0570-7888555
沐尘民间传说
2017年08月25日 08:48:00

  沐尘塔

  很久以前沐尘地方有一大户人家,家资颇厚,但没有人做官,就请了一位风水先生养在家中,专门为他家寻找好风水,祈求后代能出大官。

  风水先生在他家住了好几年,踏遍了附近的山山水水。有一天,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处吉地,但又不敢向主人明言,因为这风水一旦被使用。自己的双眼就会瞎掉。又想到几年来主人待他不错,他便向主人提出,如果用了这块风水,他眼睛失明后,将来的生活要由主人家负担,直到过老为止。主人答应了。

  不久,主人死了,家人把他埋葬在风水先生选定的地方。过了几年,他的几个儿子果然中了进士,做了大官,而风水先生的眼睛也真的瞎了。初时,主人的几个儿媳待风水先生还是不错的,但日子久了,她们对待瞎子一天不如一天,总怪他这不好那不好,冬天送冷水、夏天送热水给他洗脸,吃的是剩饭剩菜,风水先生苦不堪言。因为她们的丈夫在外地做官,难得回家来,等于在家守活寡,还得侍候一位瞎子。风水先生终于难以忍受而开口质问:“我让你们家的人都做大官了,你们为何这样待我?”她们气愤地说:“你也知道烫和冷?我们这样待你算是不错了,你难道不知道别人守活寡的苦处?”风水先生听后。却很和气地说:“你们无非是想让丈夫回家,不要急,我有办法。”瞎子先生又说:“沐尘这个地方是船形,所以把男子都运出去做官了,只要在船头、船尾的地方都插上船篙,船就不能动了,你们的丈夫也就可以回来了。”夫人们听了个个喜笑颜开,便按照风水先生的指点,在南面的雷峰山麓及北面山上各建一座七层砖塔。经过月余,两塔造好,风水先生的双眼也重见光明,打点行李离去了。几天后,她们的丈夫有的被撤职回家,有的死在外面运回了灵柩。原来这两座塔如同两根竹篙,把沐尘这只“船”定死了,风水也就不灵了。

  祝叶不结亲

  凝和阁北门外有个小山坳,几十年前叫“杀人坳”,晚上没人敢从这里经过。传说清朝末年,沐尘祝家人曾在这里遭到太平军的杀戮。

  传说兰溪有个名叫叶石山的贫苦农民,有天挑了一担小猪到沐尘街上卖,因有小猪屎尿拉在街中石子路上,正巧被祝家太公头看到,就逼着叶石山把猪屎吃掉。叶石山向太公头再三恳求原谅,太公头便要他到溪中挑水冲洗,但不准他借水桶,只能用猪筇(装猪崽的篾笼)挑水。叶石山只得挑着空猪筇到溪边埠头上盛水,可是猪筇浸水里是满的,一提上来水就漏完了。一个洗衣服的村妇提醒他,用汤布和衣服浸水放在猪筇里就可以将水带到街上。叶石山按照村妇的办法,将湿汤布、湿衣服挑到街上挤水冲洗猪屎,重复挑了几次才冲洗干净,祝家太公头看着叶石山把猪屎洗掉后才放他走。

  叶石山在回去的路上,越想越气,发誓要报仇。他走到村口溪水拐弯的地方,看到溪水有回流,就把扁担丢到溪中说:“有朝一日如能报仇,扁担向上游。”想不到的是,扁担真的朝上游漂流。于是叶石山投奔了太平军,过了一段时间当上太平军的头目。后来叶石山带的太平军到了离沐尘很近的地方,就放出风来说要杀祝家人,一时弄得祝家人心惶惶。一天晚上,叶石山的队伍一面在溪西点起火把,一面在凝和阁外设伏兵。祝家族人见对岸有成队的火把,知道是叶石山来了,就成群结队摸黑往凝和阁方向逃,出了凝和阁北门,在经过山坳时叶石山的伏兵见祝家人来一个杀一个,祝家族人在这里被杀掉一半。

  从此以后沐尘祝氏就开始衰败,族中立下规矩,不许祝姓与叶姓结亲,凝和阁外那个山坳也被称为“杀人坳”。

  金鸡石

  金鸡石位于双戴村芦坑自然村,突兀于海拔1036米的山顶。在金鸡石不远处的山腰坪地上,古时有个金田寺,寺内住着一老一少两个和尚,靠化缘维持生活。寺小香火也少.但和尚念佛修身的诚心依然,也许是和尚的虔诚打动了上苍,便在一块大石头底部的石洞中放了只鸡。鸡的啼叫声把老和尚引来了,他本想把鸡带回寺中喂养,但石洞的口子太小鸡出不来,老和尚只好每天上山喂养。一天和尚E山喂鸡时,发现石洞口有一闪着金光的东西,捡起一看原来是枚金鸡蛋,老和尚明白,这是上苍的恩赐。就这样,老和尚每天上山喂鸡,鸡每天下个金蛋。几年后老和尚圆寂了,圆寂前他交代小和尚要好生喂养金鸡,小和尚含泪答应了。头几年,小和尚也能按时上山饲养,但随着H子的消逝,小和尚觉得这种单调的生活太乏味,有意离开小寺,但又难舍金鸡所产的金子,他便想凿开石洞把金鸡捉出来带去喂养。主意有了,遂上山凿洞捉鸡。他来到石洞前,却发现金鸡没有了,只剩下一块鸡形巨石。原来金鸡察觉到小和尚有邪念,便化作巨石了。

  方家不演《武松攻打蜈松岭》

  在坑头村梓山与大街乡贺坑的交界处,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山路叫贺坑岭,古称蜈蚣岭。岭上住着梓山方氏一族,每年正月或举办庙会,都要请戏班子演戏,可是他们从来不演《武松攻打蜈松岭》。据方姓老辈人说,北宋末年,方腊起义军被宋江所歼,方家有部分族人侥幸突围,从青溪邦源洞逃至龙游。当时武松率人马穷追不舍,方氏族人只好逃避到贺坑的高山上,也就是现在的梓山。贺坑岭因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方氏族人筑雷木、磊滚石,以抵挡武松的进攻。武松率部一次次攻打均未得手,因兵马损失隆重,加上粮草不济,只得退兵。此后,方氏族人便在梓山安顿下来,繁衍生息。方氏族人因憎恨武松,故世代相传,在点戏时唯独不点《武松攻打蜈松岭》这一剧。

来源:今日龙游 作者:摘自《沐尘畲族乡志》 编辑:王华慧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