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 新闻热线 0570-7888555
乌桕叶红了
2017年10月30日 08:44:05

  很长一段时间,我的脑海里曾是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该想起什么,该忘记什么,如同天边的云朵,我拼命地追,却发现越追越远,越追越不上。直到有一天,我放下了手头的工作,随心所欲地遐想,闭上眼让心灵飞翔。恍惚中,竟然与梦中的那片乌桕树来了一次美丽的重逢……

  记忆中的那片乌桕树,密密麻麻地长在家门口广袤的田野上。童年的画面,一棵棵乌桕树茁壮成长,充斥着五彩斑斓,与天空相映成趣,构成了一道绚丽的风景。那时,农村里到处可以见到乌桕树。炎炎夏日,顶着似火的骄阳,开出一朵朵黄色的花,这些花朵是那样的不起眼,没有人会去在意,没有人去欣赏。可花儿依旧开得热烈,似乎在孤芳自赏。一到深秋,花朵早已不见踪影,叶子却在秋风的浸染下变成了红色。黄的花,红的叶,在我们看来,都不能夺我们的眼球。对村里人来说,乌桕树的价值在于它是一种经济林木,源于结出的果实桕子,小小颗,外面好像包了一层白色的脂肪,它是制造肥皂和蜡烛的原料,桕子的桕仁还可以榨油。

  秋天是我们盼望的季节,因为乌桕成熟了,卖桕子的收入是每户人家不可或缺的经济来源。当树上绽放出雪白的时候,村民便早早地做好准备,用一种自制的工具,一条长长的竹竿,上面绑上一把锋利的刀。来到树下,对准长有桕子的枝桠,其实到了这个时候,树上几乎也看不见叶子了,只有白花花的桕子,甚是惹眼。一串串乌桕子被刀一割霎时与大树分离,纷纷扬扬地落到地上。摘桕子的人把桕子捡起,放到箩筐里,一担一担地挑到家里。到时还要经过最后一道工序,把桕子和枝桠分离,这样才能拿去卖个好价钱。

  记得那时一斤桕子可以卖两毛钱,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禁不住的诱惑。于是,从树上刚透露出那一点白时,我和隔壁的小伙伴,就经常跑到树下,眼巴巴地望着。秋风飒飒,吹得桕子很快成熟了一片,不知什么时候,有几串调皮的乌桕被风吹落。我们争先恐后地跑上前去,捡了来,小心翼翼地把桕子一颗颗摘下,装到衣服的兜里。然后,又换一个守候的阵地,我们一路仔细地搜索,生怕漏了一颗桕子。当时在我们的眼里,桕子是比任何宝贝都要珍贵的宝贝。

  有时碰到几棵树,大人们正在摘桕子。我们就不由自主地围成一圈,静静地等待。等到大人们采摘结束,大家便像一窝蜂似的,睁大眼睛,在树底下找啊找,找啊找,恨不得都要把泥土翻过来了。待到炊烟袅袅,大家还舍不得回去,因为还要比一番,看看谁的收成最好。捡得多了,还悟出了一个门道,那就是有鼠洞的地方,往往就能从里面拖出一大串桕子。看来,这桕子倒成了田鼠过冬的食物。运气好的话,一次如果能找上两个鼠洞,那在小伙伴中就能拔得头筹了。

  那个秋季,从地上飘起第一片落叶开始,每天放学后,捡桕子成了我最大的乐趣。桕子捡来后,我会放在一起,但要和家里的隔开,因为这是我个人的劳动成果。等到家里把桕子拉去卖的时候,我也会跟去,我把自己捡来的那一部分单独称,钱也单独算。这笔钱我会放好,用来为自己购置学习用品,还有喜爱的头花,每一笔我都精打细算,不轻易花完。

  不知什么时候起,再次回望田野,那片乌桕树已不见踪影。听村里的人说,乌桕树是毛毛虫情有独钟的“窝”,人万一被毛毛虫扎了,会疼痛难忍,所以后来干脆把乌桕树都砍掉了,这点小伙伴确实都有亲身体验,都有被扎的经历。或许随着农村经济的发展,村民已不需要靠种乌桕树来增长家庭收入了。从此,乌桕树的时代划上了句号,捡桕子也成了一缕过往的云烟。

  可是,每当回忆起捡桕子的时光,心中就会荡漾起层层涟漪,那份久违的亲切溢满心头。年少时的炽热和追求,是多么的温暖,从容,从来就不曾消失,伴随着每一个春夏秋冬,每一个如水如梦的日子。

来源:今日龙游 作者:王凌霞 编辑:金妮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