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 新闻热线 0570-7888555
在土耳其遇上利西亚
2017年10月30日 15:34:31

  去土耳其旅行,人们习惯于直奔伊斯坦布尔。这座在著名作家帕慕克笔下充满“呼愁”的帝国旧都,因为跨越欧亚大陆的独特地理位置,让人很难将视线从这里移开。其实在土耳其南部,还有一条同样值得造访的线路,那就是从港口城市安塔利亚出发,沿着地中海的海岸线,一路向西,经费特希耶、博德卢姆到达伊兹密尔。

  在这条线路上,除了地中海旖旎的自然风光,还遍布古希腊、古罗马时期的文化遗存。一处处宏大的剧场、神庙、墓葬,无声地诉说着地中海岸边的光阴流转、文明变迁。这其中,就包括在1988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桑索斯-莱顿古城。

  寻找桑索斯古城

  离开安塔利亚罗马海港的喧嚣,沿着费特希耶-卡什(Fethiye–Ka?)公路一路西行,车窗外,不时闪现地中海的蔚蓝和橄榄树的幽绿。

  在伊斯坦布尔和安塔利亚这两大都市,我已经饱览了土耳其大都会的厚重和繁华。遍布的清真寺宣礼塔直刺苍穹,让城市的天际线更加壮美。同时,也时刻提醒着我,历史上这个曾经的奥斯曼帝国的威仪和庞大。富有穿透力的唤拜声似乎还萦绕在耳边,那是一种让人闻之肃穆的神圣。

  而现在,我要离开城市,在地中海岸散落的遗迹中,寻找另一种文明。

  在孤独星球《土耳其》卷中,安塔利亚以西,伸进地中海的这片半岛被归为“安塔利亚和蓝绿海岸”部分。这是古代利西亚人生活的地方,也是土耳其极美的地方之一。

  “碧绿的海水冲刷着围绕海岸线的沙滩,背后是参差不齐、覆盖着森林的山坡。蓝绿海岸是一片阳光与海的乐园,但是走出沙滩,你又会发现诸如桑索斯、莱顿和阿惹康达等古城颤巍巍地高耸在山巅。”孤独星球如此描述。而我的下一站,就是桑索斯古城(Xanthos)。

  桑索斯古城是利西亚文明最集中的地区,位于安塔利亚省和穆拉省交界处的一处山坡上,山下是桑索斯峡谷和蜿蜒流过的桑索斯河。

  利西亚文明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2世纪。荷马史诗《伊利亚特》中,曾提到它是特洛伊的盟友。在埃及史书中则称利西亚人为路加人,并记载利西亚是公元前1200年左右入侵赫梯帝国的“海洋诸民族”之一。利西亚人拥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化,他们说一种属于印欧语系的语言(利西亚语)。而据考古研究发现,到了希腊化时期,大量希腊移民逐渐取代了当地居民成为利西亚的主人。希腊人在这里建起了一系列城邦,直到土耳其统治时代,该地区仍有希腊人居住。在公元前2世纪,桑索斯是利西亚的首都。

  桑索斯进入人们的视野,与19世纪一个叫查尔斯·费罗斯的英国人有关。1838年,游历了小亚细亚的费罗斯经过利西亚地区,并在这里发现了桑索斯。在得到奥斯曼当局许可的前提下,他于1838~1844年间多次在桑索斯展开考古挖掘,并将发现的大批精美文物带回英国。费罗斯回国后还出版了《利西亚游记》,在英国引发一阵不小的东方考古热潮。时至今日,当时他带回的70多箱大理石雕刻艺术品仍被保存于伦敦大英博物馆。而经过费罗斯挖掘后的桑索斯古城,却只剩一片残垣断壁。

  我从邻近的停车场远远望向这片建在开阔地带的古城,这是桑索斯的卫城,如今已沉寂在一片枯草之中,四处散落着高低大小不一的断壁和石块。卫城中心区域有一处保存完好的古希腊剧场,规模并不是很大。剧场的一端,一座拱门通向剧场正中。在剧场正前方则是卫城的市场,沿着廊柱街道,可以找到一些保存完好的马赛克瓷砖,还可以看到当年的商店和茶馆残存的地基以及铺设的取水管道。卫城东北角建有一座教堂,向西可以辨识出第二座教堂的遗址。角落处有个四方碑,上面用希腊和利西亚文篆刻着一位桑索斯王子的历险故事。

  “伟大的桑索斯有一段以战争和毁灭为主题的动荡历史。”孤独星球如是说。历史上桑索斯的命运确是如此。文明的更迭在这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记。赫梯帝国、波斯帝国、塞琉古帝国、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直到奥斯曼帝国都曾觊觎这片土地,并在这里轮番登场。历史上,利西亚人曾几度与城共存亡,而不愿投降,因此桑索斯也被誉为“一座气节之城”。

  公元前540年,波斯人曾攻入桑索斯。桑索斯人在卫城放火烧死妇孺、奴隶,毁掉财产,孤注一掷地发起反攻,直至最后一人。公元前42年罗马内战时,由于利西亚是支持凯撒的,拒绝向刺杀凯撒的布鲁图斯进贡,而结果引来了布鲁图斯的报复,悲壮的自杀式反击再次上演。据说布鲁图斯被桑索斯人集体自杀的举动所震惊,他下令士兵们救护那些桑索斯人,但就算这样,最后也只救活了150人。若干年后,桑索斯在加冕为罗马皇帝的屋大维统治时期得到了复兴。大批城外的人口迁移进来,贸易也逐步恢复了,桑索斯又一次恢复了勃勃生机。

  公元43年,利西亚被并入罗马帝国的“利西亚和旁非利亚行省”,在罗马治下,这片土地日渐繁荣。其文化在这时也经历了一场罗马化:贵族开始采用罗马姓氏,斗兽和角斗士风靡全城。那座古希腊剧场也在此时被改为了斗兽场。

  消失的文明

  由于最好的雕塑当年被英国人查尔斯·费罗斯带走,如今卫城里能看到的大多数铭文和装饰只是后人的仿制品。尤其是能充分展现利西亚特色的墓葬纪念碑和石棺。

  利西亚人留下的器物和文字很少,它最宝贵的当属独特的古代墓葬形式,包括悬崖墓穴、“房屋”墓穴、柱状墓葬形式和雕花石棺。有研究发现,利西亚的柱状墓葬形式可以追溯到公元前6世纪,第一次出现大约在公元前540年,是为统治者所建。“房屋”墓穴和石棺则出现于公元前5世纪中期。桑索斯曾经有43处墓葬,其中17处有雕塑,35处为柱状墓,这些雕刻和建造工艺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平。

  如果去离桑索斯不远的费特希耶小镇附近,可以看到大量凿刻在岩壁上的墓穴;而在大英博物馆的桑索斯展厅,则保存着费罗斯从桑索斯带走的著名的涅瑞伊得斯纪念碑、鸟身女妖柱石墓浮雕和帕亚瓦石棺。

  而在如今的桑索斯卫城,游客仍可以在最显目的位置,看到两处高耸的、具有利西亚特色的柱状墓。它们位于剧场西侧,挺直而立。其中一座的柱基上放置着一个类似哥特式尖顶风格的石棺,上面可以清晰地看到十字架标识;而另一座则是大名鼎鼎的鸟身女妖柱石墓。

  鸟身女妖柱石墓(Harpy Tomb)建造时间约为公元前480~470年间,可能是利西亚国王kybernis的墓穴。最初放置在一个高约5.2米的长方形石头基座上,位于卫城的市场边缘,后来被移至剧场旁边。由大理石面板制成的方形墓穴宽约2.1米,边距高1米,四周为精美的浮雕。柱子的顶端则有一个2.3米高的镂空墓室,南侧是一个小的开口,可以让身体被放置在墓穴中。整个柱石有希腊风格的影子,其名字“Harpy”则是希腊神话中的鸟身女妖。最初的发现者曾认为浮雕上长着翅膀的人物取材自希腊神话,但后来又有研究者指出,柱石浮雕中的人物身份和场景尚不确定。或许,利西亚人吸收了希腊艺术的影响,融入到自己的文化和场景中;浮雕中表现的可能是希腊的神,但也可能是未知的利西亚的神。当然,还有另一种解释是,浮雕表现的可能是利西亚人祈求统治者的场景。

  墓穴最精华的浮雕部分在当年被费罗斯带回了大英博物馆,鸟身女妖柱石墓上的浮雕,只是石膏制作的仿制品。另一处著名的帕亚瓦石棺(Tomb of Payava)则只剩了基座。这座可能建于公元前360年的桑索斯统治者的墓葬,式样是一个高高的多层石棺,共有4层,同样有着精美的雕刻。费罗斯搬走了上面3层,最底层基座留在了原址。而墓葬艺术保存最好、雕工最精美的伟大的“海中仙女碑”涅瑞伊得斯纪念碑,则被费罗斯全锅端走。

  山坡上的莱顿

  带着些许遗憾,我离开了桑索斯,驱车沿河向位于西南方向5公里处的莱顿古城行进。如果说桑索斯是利西亚时期的政治中心,那么莱顿(Letoon)则是宗教中心。

  莱顿同样矗立在一片山坡之上,正对入口的是另一座剧场,背靠山头,比桑索斯卫城的剧场规模要大出不少;但是剧场一端的看台已经坍塌,一副破败的景象。

  从剧场右转,远远望去,是一片方形的石基,那便是著名的莱顿神庙群遗址。莱顿古城还在考古挖掘中,去往神庙群的路边空地上,摆放着出土的大量石块、石柱、柱帽。具有精巧柔和的涡卷状装饰的古希腊爱奥尼柱式柱帽,昭示了神庙建造的年代。三座神庙的地基依次排列,分别是阿波罗、阿尔忒弥斯、勒托神庙。

  利西亚是勒托(Leto)崇拜的一个中心。在古希腊神话中,勒托是宙斯的第六任妻子,是太阳神阿波罗和月亮神阿尔忒弥斯的母亲。当初,神后赫拉发现勒托和宙斯相好怀孕,嫉妒的天后无法容忍别的女神为宙斯生下长子,便下令禁止大地给予勒托分娩之所。痛苦的勒托只好到处流浪,最后找到爱琴海的一座浮岛,因为没有接触海床而不算“土地”。勒托在这里生下了双胞胎的两位神。之后,那座浮岛变成了固定的岛屿,于是勒托不得不继续流浪。某次路过利西亚时,她试图从一个池塘饮水却被当地农夫拒绝,于是勒托一怒之下把他们都变成了青蛙。利西亚人出于恐惧和敬畏,就把原来的神庙改建为勒托神庙。而这段故事,也是法国凡尔赛宫中央喷泉青蛙雕塑所表现的内容。

  其实勒托神庙的遗址可以追溯到公元前6世纪后期,据推测最早供奉的应该是当地的一位女神,只是后来在希腊化过程中被勒托所取代。

  在三座神庙中,勒托神庙规模最大,约30米长、20米宽。在如今的遗址上,还能看到石台以及拼接好的三根立柱,兀自树立着。神庙的结构还可以大概看出是个一圈廊柱、内部两进的结构。旁边的阿尔忒弥斯和阿波罗神庙的规模则要小得多,而且只有一点点地基。但在阿波罗神庙的地基中,有保留比较完整的马赛克瓷砖。

  勒托神庙的背后,还有一处教堂的遗址。基督教的传播曾给利西亚带来了最重要的社会和文化变迁。在拜占庭时代,利西亚的许多古城成为重要的定居地,桑索斯也成为区域主教所在地。公元5世纪,基督教成为主流的时候,莱顿建起了这座基督教堂。

  莱顿的整个建筑群大约是在公元7世纪时被废弃的,所有证据都表明,河水改道是利西亚人离开莱顿的主要原因。

  自1950年开始,法国的考古学家在莱顿古城进行了持续地考古挖掘,才让这处利西亚文明的宗教中心重新呈现。包括在阿尔忒弥斯神庙出土的“三语碑文”等重要考古发现,让桑索斯-莱顿古城成为揭示利西亚文明秘密的重要证据。而未来,位于地中海岸边的这片土地还会给人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一切都如那静默的遗迹,需要我们继续耐心地等待。

  Tips利西亚之路

  利西亚之路,起于费特希耶,终于安塔利亚,全长509公里。这条古老的朝圣路线位于蓝绿色的地中海海岸边,当海洋、高山、村落、迷人的海摊和众多遗迹完美组合在一起时,也就成了全球最经典的徒步路线。

来源:新浪旅游 作者:宗小皮 编辑:金妮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