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 新闻热线 0570-7888555
母亲卧床十七载 儿女行孝如一日
2017年12月06日 08:33:00

  常言道,久病床前无孝子。沐尘畲族乡沐尘村高山自然村的钟莲兰打破了这“常言”,人人都说她福气好,生养了好儿女。

  2000年夏天,钟莲兰因脑中风瘫痪在床,两年后老伴心肌梗死,女儿家庭负担重,大儿子身体残疾,小儿子夜夜守护,17年来,他们始终如一日照料着母亲。

  10月24日,记者来到高山自然村一处简陋小屋,这里住着钟莲兰和大儿子蓝富。50岁的蓝富佝偻着,左脚踮着走,看起来举步维艰。他告诉记者,13岁那年就因为类风湿关节炎辍学在家,后来发展成强直性脊柱炎,今年3月,换了一侧髋关节,疼痛有所缓解。他说的最多的就是“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了。”

  习惯一种苦难,背后的付出与艰辛是外人难以体会的。蓝富早年学了理发的手艺,婚后有了女儿,女儿3岁时,妻子抛家弃女,离开了他。女儿六七岁时,蓝富交往了一个女朋友,俩人相处甚欢,女方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蓝富带着女儿随她在湖南生活。这当口,母亲突然卧床不起。对新生活的憧憬瞬间变得遥遥无期,蓝富不仅没有再组建小家庭,连理发的手艺都没时间再捡起,他全职照顾母亲。

  钟莲兰本勤劳能干,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她的倒下,对整个家庭犹如晴天霹雳。女儿蓝美清清楚地记得,当时她怀二胎7个月,因劳累过度造成了早产。“当时在工厂上班,下班后又马上赶回娘家,帮阿娘擦身体,洗被褥衣裤。”回忆往事,她深感内疚。她说,父亲也是因为劳累过度才突然离世。

  真是屋漏又偏逢连夜雨,可生活还要继续。弯不下腰的蓝富把门前的菜地铲成台阶型,把菜秧往地里一扔,用一根小木棒插好,再盖上土壤。摘菜的时候,他站在低的那一阶,勉强够到菜,或者喊经过的邻人帮忙。“是那种锥心的疼痛,常年吃止痛片,但有时也没效果,阴雨天痛得厉害。”蓝富说,瘫痪病人最麻烦的就是大小便失禁,一天不知道要换几次衣裤。“后来用尿不湿,但她觉得不舒服就没再用。”蓝富常年忍着疼痛,帮这母亲翻身、清洗、换衣裤。有一次,蓝富站在椅子上换电灯,摔了下来,造成腰椎骨折。他说:“手腕骨折也有两次,那种时候我也掉过眼泪,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钟莲兰向来吃得清淡,自她中风后,蓝富就依着她的口味,常年清汤寡味。“这几年她牙齿掉得差不多了,就吃豆腐、肥肉、萝卜、冬瓜这些她咬得了的菜。我自己就在饭里加点辣椒酱。”

  “靠我一个人肯定照顾不好她,我姐姐弟弟都很好,尽心尽力的。”蓝富说,原先钟莲兰的卧室在小儿子蓝水松卧室边上,晚上她一有动静,弟弟就马上惊醒,上前问长问短。“一个晚上数不清有多少次,弟弟从无怨言。”小儿子蓝水松是吃手艺饭的,白天都在外忙碌,还对母亲很上心,每天晚上都把水端到床前帮她洗脸洗脚。最近,蓝水松家正在盖新楼,钟莲兰卧室就安排在蓝富隔壁。“晚上能清晰地听到拉灯线的声音,我就过去看看她需要什么,帮忙翻个身或是喝水上厕所。”

  钟莲兰的卧室不大,但宽敞明亮,并没有常年大小便失禁病人常有的难闻气味。73岁的钟莲兰虽满头银发,但气色不错,衣裤看起都很新也很好看。她告诉记者,她的衣裤都是女儿蓝美清和孙女买的,还有几件新衣服都没穿过。桌上摆着月饼、牛奶等食物,她说女儿每隔三四天就来,而且每次来都不是空手的。“香蕉、荔枝、橘子、桃子、饼啦、八宝粥等各种食物我是吃得够多了。”床头还有个崭新的电视机,钟莲兰说,小儿子怕她寂寞,老早就给她买了个电视机,坏了后又给买了个新的。钟莲兰老人虽然说话有些含糊不清,但她气色和笑容告诉大家她过得挺幸福,也很知足。

  蓝美清已是50好几的人,因为负担重不得不每天辛苦劳作。大儿子工作了但还没成家,又在城里按揭买了房,小儿子还在上高中,丈夫在厂里打工的薪水也不高。记者在毛竹山上找到她时,她正和邻居在捆竹叶。得知记者来意,邻居吴素姣直说:“她真是个好女儿,她和弟弟不孝顺的话,恐怕早烂掉了。”吴素姣说,人家给爹娘买内裤是一两条,她一买就是八条十条,棉裤也是几条一买,自己舍不得买衣服,但给她娘买一点都不犹豫。“我也去看过她妈几次,穿得比她新艳多了。”蓝美清说:“老人家的衣服都很好看,我一看到就想到我娘。”

  对蓝美清来说,给母亲买吃的穿的还是小菜一碟。难能可贵的是,每三四天就要去给钟莲兰擦身洗澡,洗被褥衣裤。“有时候,晚上八九点她裤子弄脏了,我和老公一起去,连夜洗掉,到家都十一点多了,第二天一早还要干活。”蓝美清说,丈夫雷谷省是真的好,这么多年了,从未对丈母娘有一句怨言。蓝美清原来在工厂上班,上班时间10小时以上,又经常从溪口镇枫林村赶回娘家照顾钟莲兰,劳累过度,曾摔伤造成手臂和肋骨骨折。“住了28天院,还没大好,医生不让出院,可是挂念我娘,她的被褥什么的不洗不行,不得不出院。”一出院,蓝美清片刻没休息就回去帮母亲洗澡,洗被褥。“好在我老公帮忙一起拧干。”蓝美清告诉记者,为方便照顾老母亲,她就没去厂里,捆竹叶,时间自由些。吴素姣说:“我们回家了基本就休息了,她可不一样,她是没得歇息的。”

  蓝美清说,早些年,给母亲洗澡要容易些,至少腿脚能轻微活动,1个多小时就能洗好。这几年,钟莲兰年岁大了,又摔过几次,她一点都动不了了。“坐在椅子上每动一下都要我帮忙,而且每十几分钟就要上厕所,一个澡洗下来要3个多小时。”

  “为人子女没办法的,只要她开心,我们做什么都是应该的。”蓝美清说,他们姐弟虽然经济条件都不好,但从来不计较谁付出更多,这让她欣慰,应该也是老母亲最欣慰的地方。

来源:今日龙游 作者:王曙静 编辑:金妮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