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 新闻热线 0570-7888555
闲话酒
2018年02月09日 09:02:47

  酒真是一个奇妙的存在。它可以大俗大雅,能搭着满桌的鱼肉畅饮,也能就着几粒花生米下肚;能独斟自酌,也能呼朋引伴;能一醉方休,也能小酌微醺。作为一个普通百姓,最爱的还是自家酿制的酒,没有勾兑、没有掺杂,有的只是或浓或淡的醇香,有的只是这一口浓郁的记忆。

  一方水土酿一方美酒。北乡人擅长吊烧酒,最有名的当属莲子烧。莲子烧酒色清亮微黄、酒精浓度较低,风味独特。与一般谷物不同,莲子蒸煮时会变成糊状,比较难以酿出酒,所以更显得莲子烧的珍贵。传统的土法是用谷糠拌碎莲子再蒸煮,再通过三年以上的自然窖藏,经过这漫长的时间之后,才会变成柔和醇香的美酒。传统的烧酒气味浓烈,如烈焰般撕扯着我们的喉咙,而莲子烧相对而言酒味更醇和。这烧酒,正如北乡人的性格,所有的豪爽霸气都浓缩在这杯酒中,透过这杯酒,废话不多说,情意便直达心底,酣畅淋漓。

  南乡人擅长酿米酒,最鼎鼎大名的当然是庙下米酒了。庙下的米酒愈久弥香,最好的绝品是将去年做好的酒今年再当水,再重新酿造一遍。这样酿出的酒味道更醇馥,香味更幽郁,这样的酒倒入杯中,晶莹剔透,粘牢杯壁,这样的酒清甜淡和,更是会让人忘了它是酒,让人于不知不觉中醉入骨髓。

  只要你端起杯子,单看盛在杯子里的米酒色泽,就已经让人陶醉了。入嘴稍抿,糯香滋润,神清气爽。如果是寒冬季节,一口下去,一股滚烫的热流便迅速地传遍全身,又暖又润,令人浑身舒坦!这米酒就如南乡人一样温暖舒服,回味悠长。

  每逢年前,就是酿酒的最佳时机。龙游人酿酒的米以斗、石计,酿酒的量以多少缸计。平日里越是豪爽、朋友多的人家,酿的缸数也就越多。因为要酿的酒多,准备的糯米也多,所以大人们趁这机会,总要做出许多好吃的来,即使你不会喝酒,也能尝到许多的美味。

  于是,每回做酒的时候,就是孩子们最开心的时候,因为有软糯可口的麻糍吃了。这个麻糍南乡人是放在石臼里舂出来的,没有石臼的人家,更是发扬了吃货无所不能的精神,运用各种工具,或锅铲或擀面杖在搪瓷罐或锅里捶打出来,照样是韧性十足、有滋有味的。而且这麻糍也有各种吃法,可以甜甜的裹着芝麻和红糖,可以放在锅里用油煎,还可以做成饭卷的性状,无论怎么做滋味都是妙不可言,令人回味的。

  除了麻糍,大人们还要专门留一份做甜酒酿,这又是一道美味佳肴,经过一段时间的发酵,酒酿里的糯米变软了、泡涨了,颜色也变成浓浓的米白色。汁里含着淡淡的酒香,由于浓度不高,不会喝酒的人也可以大快朵颐。这就是酒的好处,可以让所有的人都能来分享这甜蜜的味道,分享这幸福的滋味。

  春节里更是无酒不成席。大家围坐在饭桌前,其乐融融,每人斟上一大碗,配上大鱼大肉,痛快的话就来了。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只要嗅着醇醇的酒香味,什么绅士风度,什么举止得体,统统的抛到了脑后。

  随着喝酒步入高潮,“哥俩好啊”的猜拳划酒令更是让酒桌上的气氛进入到一个白热化的阶段。你看,一个个拳头紧攥,声音洪亮,不管平时的友谊情深四海,或是初识时的无话可说,只要坐在酒桌上随着此起彼伏的猜拳声,就会如兄弟般亲密无间起来。而随着一杯杯的酒入肚中,脸上更是泛着红光,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得也就更加的干脆利落。

  这是俗人的喝法,雅士的喝法,可以去唐诗宋词中追寻。随意翻开一首唐诗宋词,你就能体会到酒的美妙。读不同的诗词,适宜喝不同的酒。柳永的“千种风情”,适宜品甜酒,沁人心脾;东坡的“大河东去”,则应当喝烈酒,雄姿英发;陆游的“铁马冰河”,这番豪情壮志更是得来一杯高粱烧。而遥想起诗仙李白当年斗酒诗百篇的气势,无酒不成诗的性子,更是无人能及。

  这就是酒,文人雅士们爱它,乡野村民也爱它;快乐时有它,痛苦时也有它。于是,在一个个如水的日子里,酒就成了我们最好的陪伴。或许在酒的深处,隐藏着的就是我们孤独寂寞、渴望真情的灵魂吧。

来源:今日龙游 作者:赵春媚 编辑:金妮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