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 新闻热线 0570-7888555
“清”风拂面,龙游这厢有“礼”啦
2018年04月10日 09:02:11

  “治国之道,一为惩贪,二为爱民。贪官不除、民心浮动,民心一变、江山易帜……”4月8日,在县文化馆演播大厅,一场名为《南宋廉相余端礼》的廉政徽戏正在上演。台上,演员们一板一眼,字正腔圆;台下,县四套班子领导,县机关部门、乡镇(街道)领导干部等近千名“特殊观众”认真观看,接受了一场触及心灵的廉政洗礼。

  挖掘文化元素中的“清廉”因子,用群众喜闻乐见的清廉文化形式展示出来,用文化来营造浓厚清廉氛围。

  戏精彩,但内容更引人深思

  徽戏《南宋廉相余端礼》,弥补了长久以来龙游本土剧集稀少的缺憾。2017年,我县广发英雄帖,邀请全国戏剧人士参与创作龙游本土题材剧作,经层层筛选,最终诞生。据了解,这仅仅是一个开端,今后,我县还将陆续推出“忠、孝、红、义、廉”系列戏曲,《南宋廉相余端礼》是“廉”的代表作。

  演出前,剧团的演员们在后台紧张有序地准备、排练着。戴假发、化妆、描眉的女演员们是一幅“对镜贴花黄”的景象;画脸谱、粘胡须、缠头巾的男演员们挤眉弄眼间,就将角色的善恶忠奸呈现得淋漓尽致。这边着装完毕的姑娘们不忘合影留念,那边台上主持人已经报幕,好戏开场———

  转瞬间,演员们各就各位,装束整齐出现在戏台中央。恢弘的音乐,激昂的唱腔,精湛的表演,跌宕的剧情……开场不到一分钟,小花脸角色乌程知县孟昌一记跳跪,动作连贯,落地有声,看得台下观众是目瞪口呆;正生角余端礼入狱场次,当狱吏带着龙游发糕探望余端礼时,观众们脸上浮现出亲切的神情;大花脸魏国公龙大渊诬陷余端礼、三法司会审不可一世的丑恶嘴脸,看得众人是咬牙切齿……一个小舞台,两个半小时的演出,党员干部在被剧情感染的同时,更多的是对廉洁从政、清廉做人的反思。尤其是少有机会接触徽戏的年轻人,对戏间唱、念、做、打的功夫有了全新的认识和深刻体会。一场戏下来,掌声、喝彩声连连不断。正如县委书记刘根宏在致辞中说:“龙游要在新时代的风口实现再次腾飞,不仅需要广大党员干部的付出与努力,更需要一颗忠诚为民、廉洁从政的真心。”

  余端礼史料

  余端礼(1135—1201),字处恭,生于龙游县溪口镇冷水村,死后葬于石角村。余端礼是宋高宗二十七年(1157)进士及第,历任宁国县尉、乌程知县、监察御史、大理寺少卿、兵部侍郎、吏部尚书、知枢密院事、参知政事、右丞相、左丞相等职。他一生为官清廉,刚正不阿,后世称其为“南渡名宰”,至今民间和相关史学文章中流传着他的故事,激励后人。

  儒家治国:南宋绍兴二十七年(1157),余端礼考中进士,赴任乌程(今湖州市)知县。到任后,他发现当地的赋税苛重,老百姓受到层层盘剥,生活难以为继。余端礼立即将此事报到县府,又亲自赶赴中书省向中央大员申诉,使县里每年减免60000贯钱赋(1000个方孔钱穿在绳子上方为1贯)。食禄者不与民争利,余端礼深谙这条儒家治国智慧,此举顿时为老百姓减轻了不少负担。

  “违令”救饥:徽戏《南宋廉相余端礼》再现了余端礼奉旨巡察两浙西路乌程县,遇当地饥荒,余端礼不顾“违令”,开军粮储备仓放粮,救百姓于水火的义举。他本人也因此卷入乌程县粮仓惊天大案。原来,乌程县粮仓早就被朝中权臣搜刮一空,贪官污吏们借机弹劾余端礼,使其入狱。所幸,余夫人智勇双全,冒死面圣求情,救夫于危难。皇帝了解实情后,亲临刑部大牢,余端礼借机惩治朝中贪官,匡正朝纲的故事。

  编后语:

  “宰相端礼芳名扬,廉洁高风千载传。”近日,我县展演廉政徽戏《南宋廉相余端礼》,将余端礼心系黎民、不畏权贵、反腐惩贪、刚正不阿的光辉形象,以戏剧形式再现,突出龙游地方廉政文化元素,强烈体现出县委县政府在推进全面从严治党、构建预防和惩治腐败体系的智慧和决心。当前,我县通过完善工作机制、建设清廉示范点、打造精品廉政徽戏,推进清廉文化进村等方式,依托现有的节俗文化、历史文化、宗祠文化等元素,挖掘这些文化元素中的“清廉”因子,用群众喜闻乐见的戏曲形式展示出来,用文化营造浓厚清廉氛围,打造从严治党的龙游样板。这极好地呼应了市委提出的“南孔圣地·衢州有礼”号召,必将为龙游实力之城、魅力之城、活力之城建设营造山清水秀的政治生态和风清气正的社会环境。

来源:今日龙游 作者:记者 江一帆 吴森邦 编辑:金妮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