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 新闻热线 0570-7888555
“破龙游天荒”的吕大防
2018年05月08日 08:53:47

  “破龙游天荒,振柯山地脉。”说的是大宋熙宁六年(公元1073),吕防中取进士时的空前情景。有如石破天惊,吕防登第给沉寂已久了的龙游社会尤其是读书人以极大地振动,这也是时人对他的高度评价。

  吕防字大防,公生大宋,祖籍山东莱州。宋天圣(1023)年间,曾祖吕敬简“官临安尉,奉使至衢”,因见龙游山川秀美,文物幽古,遂定居于此。

  吕防是龙游吕氏的第四代孙,防公出身官宦之家,书香门第。他“少有志行,博极群书”,亲见龙游学舍凋敝,“文庙则以茅舍为之,宣圣则以土像祀之”;深感上自五代以来,龙游学习儒学的人凤毛麟角,至今经术不讲,儒学不振,学士常以隐逸为时尚。大防痛心疾首,矢志振兴龙游儒学,遂以师道为己任。宋嘉佑(1056年)末年,吕防在县东鸡鸣山开设义学,传儒授业,龙游的学士们“始知业儒”。吕防的博学宏深,士子们十分仰慕,一时间,四面八方赶来的求学者有近三百人之多。“书院”由此而立,这也应是后来著名的龙游“鸡鸣书院”名称之滥觞吧!办学鸡鸣山,吕防一边为学子们授好课,一边自学。宋神宗熙宁六年(公元1073),吕防应举登第,这是历史以来龙游以县学资格应试登第的第一人,其影响之大,声振衢郡,誉满龙游,时称:“破龙游天荒,振柯山(衢州)地脉”。从此,龙游的学士们开始扬眉吐气,受之影响,习儒者开始彬彬辈出。晚年,秩满回乡的大防,仍关心家乡,醉心教育,“讲学于家,从学者益众”。难怪,南宋绍兴十五年状元,龙游人刘章,时至晚年还十分的感慨。他仰慕先贤大防,深感先生浩浩儒风教化之恩,并为之写下了《丛桂坊记》一文。

  吕大防学行高深,设学鸡鸣山。家虽距书院不远,但为做好功课,他常常夜宿书院。一天天刚拂晓,吕防早起,在山道中行走,突有鸡在荆棘丛中打鸣,就上前拿食物喂它,拾得一金,重约数十镒(镒:一镒古为二十四两)。防公不敢私贪,全部送交官府,县衙里官大夫们被大防拾金不昧的行为所感动,县令大赞吕防的义行,决定将“拾金”充作“士子膏火”。后来,龙游百姓为纪念吕大防大公无私的“义”行,还把这座山称为“鸡鸣山”。相传:吕大防读书鸡鸣山,一日“见有猎人挈死狐,过公买而葬诸鸡鸣山,名曰狐墓”。后来,吕防两个儿子景著、斌并登政和乙未(1115年)进士第,宋政和丙申(1116年)和南宋绍兴丙辰(1136年),吕防从子(侄子)南夫、二子景蒙踵登科名;乾道壬辰(1172年)族孙嗣兴又进士及第,吕氏一门五进士。子孙发达累进科第世代簮缨,皇帝特赐立“丛桂坊“以资旌表,这该是何等的荣耀啊!人们无不感慨,是大防之义行善举感动了上天,是天降祥端的善报所致,乃“鸡之报”,“狐之阴隲”。吕防“义”举动天地,“仁”心感神灵。虽然,时人的想法有些愚昧,但人们对大防的仁义善举是多么的赞美啊!

  吕大防登进士,初授饶州刺史兼骠骑尉,赠大中大夫。后世将他祀为乡贤。

  龙游《岑阳吕氏家谱》有诗赞曰:鸡鸣积学,雁塔题名。标艺苑之先声,表儒林之雅望。

来源:今日龙游 作者: 编辑:王华慧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