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 新闻热线 0570-7888555
来自大力山的呼喊:“跑腿书记”,您快点醒来吧!
2018年05月11日 08:56:00

  初夏的石佛大力山,已经郁郁葱葱。

  和无数个清晨那样,阵阵鸡鸣早早唤醒了大山里的父老乡亲,大妈起床熬了锅白粥,大爷背着锄头去田间转了一圈,孩子们穿好衣服准备上学去……大力山依旧是那个平静的村庄,没有人觉察这里少了什么。

  直到——

  昨天早上七点左右,卓家自然村的王爱娥听到一个噩耗:村支书卓彦庆前一晚因突发脑溢血住院了,至今昏迷不醒,她无法相信,急匆匆跑到卓家去确认。在这里,王爱娥遇到了比她早一步赶到也来确认消息的徐凤兰;几乎就在同时,上蒋自然村毛惠清的电话响了,远在杭州工作的女儿打来电话,说她在朋友圈看到卓书记住进重症监护室、情况危急的消息,打算请假回来看一看,毛惠清挂完电话便下山进城了;和毛惠清一样,去年搬到塔石住的梅二自然村的连士根刚送完孙子上学,接到儿媳妇电话听闻此消息,他直接从塔石镇上坐公交车直奔医院……

  这一天,县人民医院6楼重症监护室的门口、楼道里,挤满了从各处赶来看望卓彦庆的村民和亲友,说起卓书记和村庄的过往,他们会情不自禁地哽咽;很多乡亲从早上等到下午,站累了就台阶上坐一会,被告知亲友探望人数有限,大伙就挤在门口,捂着嘴,远远地望一望4号床上,身上插满管子的“跑腿书记”。

  此时此刻,为大力山村操劳了24年的卓彦庆是那样的安静,不知道躺在病床上的他是否听到了大家的呼喊——

  快点醒来吧,我们的“跑腿书记”!

  ◎阿土书记,村“两委”还等你领着大伙给村民办事呢

  1994年10月,30岁的卓彦庆出任石佛乡大力山村党支部书记。

  24年间,村委会主任换了好几任,唯有村支书的位子始终无人能“动摇”。村委会主任黄金土是上一任刚当选的,平日里他喜欢称卓彦庆为“阿土书记”。阿土书记办事公道,对自己冷,对他人暖。和“阿土书记”搭档,黄金土浑身都是劲,他还想着跟着阿土书记在大力山好好干一番事业。

  5月9日那天,卓彦庆带着两名村干部跑了6个自然村测量农房,为下一步进行农房整治查清基础数据。吃完晚饭后,隔壁老太还拿来一只老年机让卓彦庆帮忙修理,他一个人捣腾了一阵没修好,打算第二天带到县城去看一看。正打算歇下,又迎来一对夫妻来办信贷申请。忙完这些已经是晚上8点20分,卓彦庆准备关门睡觉,突然头痛欲裂,话也说不清了。妻子廖美香马上给住在附近的亲友打了电话,半个小时后,叫到一辆小皮卡,把卓彦庆送到了山脚,再由120急救车送到医院。

  “深度昏迷,无法自主呼吸。”这是当晚医生会诊后为卓彦庆作出的诊断。

  听完这个消息,随后赶到的黄金土和村“两委”干部以及在场的所有亲友都沉默了。

  从昨日早上起床到中午吃饭,黄金土总是不断在接电话,本地的,外地的,年轻的,年长的,一个早上至少接了50通,每个人都在问同一件事:这是真的吗?卓书记现在怎么样了?

  黄金土内心何尝不是百般期待?他无数次在喊着:阿土书记,请你赶快醒过来。

  大力山村马上要进行门牌整治了,没有你这个主心骨在怎么办?

  农房整治也是势在必行,你手头上的现状调查才做了一半呢!

  村里好多户人都等着你骑摩托车帮忙办残疾证啊!

  你不是说要在卓家和林塘自然村装路灯吗?具体方案还没定下来呀!

  大力山小学门口那条路你不是说打算硬化一下,这样就可以和上蒋村道路实现连接,村民出行就多了条好路,你不到,这路怎么办?

  年初你还说要带着乡亲们种黄茶和覆盆子增收致富,如今土地都整了一半,你不能不管啊!

  “三改一拆”今年还要继续推进,你不参加怎么行?

  前几天,你不是说还要再建两座公厕,设计都好了,就等你来定位置了。

  ……

  ◎卓书记,我家大事小事还等你帮忙拿主意

  直到昨天中午,王爱娥都无法接受卓彦庆病重的消息,因为就在前一天,她还在门口看到卓彦庆和几个村干部一起拿着皮尺在测量农房面积。王爱娥当时邀请他进屋喝口水,可是卓书记说他要抓紧干活,所以连她家的门都没进去。

  旁人许不知,自去年9月王爱娥的丈夫因病去世后,卓彦庆几乎就成了他家的支柱。王爱娥丈夫的后事是卓彦庆跑前忙后帮忙操办的,因为丈夫曾经服兵役交过社保,人过世后,卓彦庆又骑着他那辆摩托车,“嘟嘟嘟”上山下山,帮王爱娥跑回了5万多元的统筹。有了这笔钱,王爱娥母女的正常生活才能勉强过下去,去年女儿也才能顺利上了大学。

  “我一个字也不识,什么事都靠他呀。”考虑到王爱娥家的实际困难,两天前,卓彦庆手写了一份为王爱娥女儿申请助学金的证明信,托驻村干部小范帮忙打印出来,准备近期就寄到王爱娥女儿的学校去。

  卓书记,这份申请,小范已经打印好了,请你赶快醒来,你不是要帮忙寄到学校去吗?

  ◎卓书记,谢谢你及时把我老伴送医,你赶快醒来

  距离那年老伴突发脑溢血,徐凤兰掐指一算正好十年。

  那年农历三月初一的深夜,63岁的卓超奶突发脑溢血,因为子女都不在身旁,老伴徐凤兰情急之下就给卓书记打了电话。三月,大山的深夜还有些阴冷,徐凤兰的家偏偏又是住在集聚点外,必须穿过六百米仅半米宽的崎岖山路。卓彦庆接听电话后,马上喊醒几个村民上门抬担架,又雇了辆拖拉机连夜将卓超奶送进医院。

  “没有他,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徐庆兰说,这么多年来,她已经习惯了有事就给书记打电话,后来老伴出院,因脑溢血后遗症造成行动不便,就是由卓书记骑着车一趟一趟地帮忙办了残疾证,现在每个月还能领到400多元钱的生活补贴。

  “你看,我老头子现在都能下地了,卓书记肯定也会好的。”徐凤兰坚信,她的“跑腿书记”一定能醒来。

  ◎卓书记,再大的雨你都不用半夜起床来背我了

  “我也不相信。”叶元珠今年79岁,她一直以为卓书记只是住院了。

  叶元珠腿脚不便,那时独居的家还位于地质灾害点,一到暴雨天,就担心屋后山坡上的大石块会滚下

  来,所以她一直是卓彦庆的牵挂。2016年6月15日,大力山暴雨倾注,傍晚时分,卓彦庆赶到叶元珠家,要她赶紧撤离。叶元珠回忆道,当时她有些自暴自弃,自己一人独居,没有地方去不说,腿脚也不能行走,对谁都是累赘,她对卓书记说道:“算了,你不用管我了。”可卓书记不干,他耐心地做她的思想工作,“你走不了,我背你。”说着,他就蹲下身子,背起叶元珠行走在风雨里,把她安置在一邻居家里。

  那晚,到了深夜10点过,卓书记特地又赶到那位邻居家里,“他就担心我在外面住不惯要回老屋。”

  2016年的那个夏天,因为暴雨天气,卓彦庆背了叶元珠两趟。这事,叶元珠永远不会忘记。

  如今,叶元珠已经住进了二孙子的新房,无论风雨再大,卓书记你都不需要风雨里去背她了,只盼着你能早日醒来啊!

  ◎卓书记,这么好的书记,一定要醒来

  从早上8点到下午2点,在重症监护室门口,连士根整整等了6个多小时,只为看一眼卓书记。站了半天,他实在站不住了,就跑到二楼找了个位子坐下。

  “再也没有这样好的书记了。”卓书记为大力山村做的桩桩件件,他都看在眼里,佩服在心里。就说大力山到白佛岩的那段2.5公里的山路,卓书记自上月底后,每天坚守在施工现场做监工,只为给村民修一条好走的路。

  说到修路,毛惠清也深有体会,他所在的上蒋自然村是大力山20个自然村里唯一通水泥路的村子,几年前,卓书记带着村两委挨家挨户做村民思想工作,费了好大的劲才修成了路。今年,这段路又续浇了700多米。这样一来,整个自然村就全部实现了硬化,给附近村民出行不知带来了多少便利。

  “这么好的书记,一定要醒来,一定要好起来啊。”毛惠清喃喃地说道。

  ◎卓彦庆,你赶快醒过来,大家都在等你!

  当天下午,我们从县人民医院了解到,目前,卓彦庆一般生命体征暂时平稳,但仍处深度昏迷状态,需要气管插管和呼吸机支持通气,四肢无法自主活动,也不能交流,后续情况还需继续观察。

  下午2点左右,重症监护室4号床上,妻子廖美香进入探望,站在门口,我们清晰地听到,廖美香一直重复着一句话——

  卓彦庆,你赶快醒过来,大家都在等你!

来源:今日龙游 作者:记者 邵美霞 通讯员 金拯 范嘉豪 童宏伟 编辑:王华慧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