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 新闻热线 0570-7888555
定格的舞蹈
2018年05月21日 11:54:21

  舞蹈是形体的艺术,一举手,一投足,无不传递出具象的美,抽象的美。

  柳枝飞扬是春风的舞蹈,江河奔流是大地的舞蹈,雨后彩虹是天空的舞蹈。

  当我们透过历史的尘烟,把目光投向古代建筑时,你是否领悟到那悠远的古曲,那空灵的舞姿?

  让我们走进一个叫三门源的村子。三门源村位于梅岭关下,群山逶迤作屏障,一泓溪水绕村前。梅岭关的崇山峻岭,你具有怎样的神奇魔力,在时空变幻的历史烟云中,把三门源的历史文化信息保存得那么完整,那么鲜亮,那么牵人魂魄。

  三门源村的主体建筑是叶氏建筑群。明清时期,以经营珠宝、书籍、纸张、山货闻名于世的龙游商帮,足迹遍布大江南北。民居中的大量豪宅就是龙游商帮财富的见证。叶氏建筑群建于清道光26年,主体建筑共有五幢,现保存完好的还有三幢,按门楼匾额题字命名,分别为“芝兰入室”“荆花永茂”和“环堵生春”。其中以“芝兰入室”建筑规模最大,砖雕、木雕、石雕三雕艺术最为精美。叶氏建筑群的门楼砖雕镶嵌工艺美奂美仑,山水花鸟、亭台楼榭、飞禽走兽,栩栩如生。尤其是戏曲题材砖雕弥足珍贵。《打金枝》《回荆州》《三气周瑜》等23出戏,人物形象十分传神。为研究地方戏曲提供了宝贵的资料,堪称地方戏曲的活化石。

  三门源村现存明清古建筑60余幢,其中明代建筑占70%。除了叶氏建筑群,还有走马楼、三间两搭厢、前厅后楼,以及楼上厅、罕见的“楼接地”和“过街楼”,建筑形制十分丰富。还有一幢明代早期的三层楼屋,高达9.5米,在省内十分罕见。

  如果说建筑是定格的舞蹈,那么,舞龙舞狮就是复活的古代民间文化了。青塘坞村的板凳龙,以家家户户的板凳为龙身,一节节连起来,竟有一百多节。到了晚上,板凳上点起灯,形成一条通体喜庆的长龙,蜿蜒穿行在山道上,山峦也起舞。稻草龙,百叶龙,各有各的拿手绝活。而从舞蹈动作套路的丰富、节奏的明快、舞动的激情看,滚花龙则是独领风骚。那真叫金蛇狂舞!只听鼓点急如泼雨,锣声响似炸雷,滚花龙一个疾步圆场,豁开一片场地。紧接着向左一阵龙卷风,向右半边海倒立。就是这条龙,1954年还进京在怀仁堂表演过。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赞许。

  湖镇通济街。一条古建筑商业街。一色的砖木结构,一色的前店后作坊格局。想当年繁盛之时,百十家店铺商品琳琅满目,一里多长的小街形成一条人潮涌动的河,恰是一幅清明上河图!

  一面石鼓,依然绵延着威武的余响;一方天井,依然承接着岁月的风雨。而这一门一窗,一柱一梁,一砖一瓦隐藏着的,无一不是一个人物的百年起伏,一个家族的枯荣聚散,一个朝代的兴衰存亡。

  大公村,一个古风犹存的村落。不独清代雍正年间的建筑得以良好保护,民间传统文化也得到继承与发扬。坐唱班,这古朴苍劲的民间曲调奇迹般地流传了几百年。如今,曲调依旧,色彩却变得明快了,一个时代自有一个时代的特殊印记。

  而当我们走近这座古戏楼时,似乎已经听到那铿锵的锣鼓,看到那满台的水袖飞舞,马鞭挥动,剑戟交错,赫赫风雷。

  龙游是著名的戏曲之乡,被誉为徽戏之源、南戏活化石的婺剧,在龙游有着丰厚的文化土壤。龙游籍婺剧演员中,涌现出20多名省内著名的花旦。如果不是这些戏曲建筑的留存,那曾经辉煌的地方戏曲史或许已经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中。

  都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定格的舞蹈。是的,那曾经流光溢彩的岁月,都如化石一般沉积在建筑上,让后人痴迷。

  龙游民居古建筑,是龙游悠久历史的碑刻,是兴盛于明清时期“龙游商帮”辉煌业绩的见证。建筑与生活是密不可分的,文物建筑坚守在原地,具有原生态的鲜活和韵味。然而,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是,为数不少的古建筑在岁月的风雨中摇摇欲坠。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政府采取了抢救性措施,实行易地集中保护。这一举措得到国家、省文物部门的充分肯定。让国家级专家深表赞许的是,由于鸡鸣山的极佳地形,由于规划的严谨细致,民居苑的布局天造地设一般完美。清华大学建筑系一位教授说,“一进鸡鸣山,我就大喜过望。迁建来的建筑物,居然可以组合得如此自然,如此优美,如此诗情画意。”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人类赖以承继的文化脉络,是人类所有文明的深厚根基。失去了它,现代文明将成为无源之水,无根之木。

  借助于古建筑,在月朗星稀的夜晚,我们和历史悄悄对话。

来源:今日龙游 作者:李 景 编辑:王华慧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