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 新闻热线 0570-7888555
读书的故事
2018年05月30日 08:47:24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一个清晨,暑去秋来,我,一个12岁的少年,怀着青涩、懵懂又充满憧憬的心情来到了何家山上,成了塔石中学的“读书学生”。

  其时,正是“全国山河一片红,何家山上红烂漫”的文革年代。走进校园,只见同学们正忙着贴大字报,高高的墙壁上到处是盛行的标语和批判文章,什么“四海翻腾云水怒,何家山上风雷激”“誓死捍卫无产阶级司令部”“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等等。塔石中学———龙北学子心中的读书圣殿,失去了往日的读书气息。

  坐在教室里,翻开语文书内容单调满足不了读书求知的渴望。进入高中后,我尝试着借课外书偷偷地读。可那时只有“红宝书”是圣贤书,好多优秀的中外名著都被打入冷宫。越是“禁书”,就越想偷尝“禁果”。我如饥似渴地徜徉在书的海洋里,哪怕似懂非懂的文言文,也囫囵吞枣,到手就啃,成了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

  殊不知,那年代,类似我的同学大有人在。有时课外书读了一半放进抽屉,常常会莫名地被同学“借”走,无影无踪,让人好几天“失魂落魄”,心疼肉痛。无奈之下,就把书贴身插在后腰上,但还是免不了露陷。于是乎,在塔石中学上演了一幕绝无仅有的“抢”书闹剧。

  记得那天下午,全体师生集中开大会。我因个矮,坐在第一排。大会堂的左侧是食堂。开会前,见几个同学在那玩水,也就跟了过去,忘记了藏在屁股下的书。直到听见开会的铃声,才匆忙回到座位。落座后发现书不见了!惊得冒出了泠汗。连问周边同学都不吱声,只有一个同学朝主席台上瞧了瞧。糟了!是谁把书交给了校长。

  时任校长的是蒋方枢老师,一口浓重的外地口音至今我还能记起。只听蒋校长宣布大会开始,整个会场鸦雀无声。可我的心中七上八下,砰砰乱跳。但见校长桌上的“红本本”、笔记本正压着我的那本书。怎么办?说时迟,那时快,我一个弱小的书生,不知哪来的勇气,竟然一个跨步跃上讲台,抢到书跳下讲台往右门飞奔而去。此时的校长还未晃过神来呢!

  飞跑了约200多米,发现紧随我后的是教体育的叶老师和班主任杜老师,后面跟着黑压压的一长串,分不清是老师还是学生。人往哪儿跑,书往哪儿藏?容不得细思量。但凭直觉,径直往前的松树林还有一千多米,肯定跑不过叶老师。

  叶树荣老师是师生公认的园丁和卫士。他的臂力和速度我是领教过的。一次体育课是练篮球,我个小力薄,在男队抢不到球,就违规跑到女队去抢球。叶老师发现后,飞步上前抓住我的胳膊,像拎小鸡似的飞跑着把我拉回到男队里,那个感觉旋风似的,只有脚尖偶尔落地。

  这回看来更是在劫难逃,马上就要被抓住了。怎么办?我急中生智,突然来了个右转弯,从叶老师胳膊底下溜进了阅览室,等他转过身来,我又跑开了一段路,但此时发现班主任(女)又追了上来。我也实在跑不动了,只得顺手把书扔进前面农田的花草(紫云英)丛里,人又拐进了男厕所。班主任停步对叶老师说:“老叶,快到男厕所找找!”憨厚的叶老师把厕所木盖一个个掀开,又用一棵细竹竿往粪堆里挑,划得臭气冲天也无果而终。

  大戏落幕。我气喘吁吁地走回阅览室,发现数学老师可能跑不动了,还在使劲地把手伸进破墙洞摸寻,不时地拍拍手上的泥灰呢。

  等到天色渐暗,我颤惊惊地去花草丛中翻个遍也未能找着书。此事终究不了了之,我也没受到任何处分。

  呵,工人炼钢,农民打粮,学生读书,天经地义呀!那个疯狂的年代哟,一切皆由当时的政治环境使然,老师和学生何错之有?

  风波过后,蛰伏了一段时间,我那书瘾又上来了。

  不知从哪儿又借到了几本泛黄的旧书,什么《警示通言》《拍案惊奇》《古文观止》等等。吸取了之前的教训,暗地里几经考察,选准了塔中食堂后面的一个小山坡。此处面对塔石溪,白云悠悠,流水潺潺,远处人家,青砖蓝瓦,一颗小松树随风摇曳,一派静谥的田园风光,真是个读书的风水宝地!于是,每到自修课、午休时,我就溜到小松树下读书,如痴似醉,忘却了地球在转动,淡忘了人间的纷争。

  有一天午后,我正沉浸在书的海洋里,倐地看到阳光投影里立着个人,我本能地又把书塞到屁股下,回头一瞧,是语文老师叶宽

  发。当时的抉择是,与其书被收缴,不如连人带书滚下坡去,宁可把书抛进塔石溪水,也不让之前的悲剧重现。然而,出乎意料,叶老师没缴我的书,还脸带微笑地看着我,一言不发,那慈祥的眼光里分明是满满的鼓励!许久,他竟然无声无息地走了。老师啊,我不知您何时走来,也不知您注视了我多久,您悄悄地来,又悄悄地去,在那个特定的年代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青山永驻,绿水长流。半个世纪师生情,塔石溪水淌不尽。仰望星空千百度,来世还做您门生。多想,多想再回何家山上寻觅青春少年的足迹,多想再重现当年老师的音容笑貌,多想再看看那山坡上的小松树是否已长成参天大树。啊,塔石中学的那一代老师,无论是炊事员、体育老师,还是任课老师,他们不正是一颗颗闪烁在天际的耀眼星星么?

来源:今日龙游 作者:通讯员 毛根源 编辑:王华慧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