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 新闻热线 0570-7888555
流光无影——读《飘》有感
2018年05月30日 08:47:24

  初识“飘”是在很早很早的时候,看着五颜六色的肥皂泡泡,听人说那么一个冉冉上升的过程就是飘。于是就在心中烙下了这么个印∶飘是个等待的唯美过程。的确,在汗牛充栋的书屋里无意间捕到《飘》的身影,便再也挪不开脚步,莫名涌起阵阵悸动。

  距第二次读《飘》已经太久,久得让我忘了他或她们的名字,而那不可避免的漫无的等待却随同飘的轻盈一同让我为之深深震撼。忘不了暗房里她的告白而他优雅的款款踱出,一如绅士般却是无情的讥讽;忘不了在那个无依无靠的农庄里两颗同样寂寞沧桑的心是如何彼此慰藉;忘不了她的第一次开口而他竟选择了放弃;忘不了……这么多的“忘不了”串连成了缤纷精彩的一幕幕:

  偶然的开始,偶然的相遇,一切都在不经意中缓缓展开却又似乎冥冥中早有安排,早已注定。在对的时间里遇见对的人是种幸福;在错的时间里遇见错的人是种悲哀;那么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抑或在对的时间遇见错的人就只能是种无奈、悔恨,如海浪般无情地吞噬早已脆弱不堪的心。

  相遇、擦肩、错过……如此自然却心痛得近乎窒息,一颗心狂乱地几乎要奔出那狭小的胸腔。而他们依旧成了两条相交线的后一段:远远的凝望再没有交集,所以在夜间暗自神伤时总会想,其实是不是安安分分的做段平行线更好呢?即便彼此不曾有过相交,却总能在彼此心中落下最甜最美的伤痕,清晰夺目,不会苍白,不会无力。忽地也就感到了言语的空洞,无法表达那满心的情伤。

  在爱的世界没有谁对不起谁,只有谁不懂得珍惜谁。他最终伤心着决定离开,在她对土地和金钱的追求是如此的狂热与不择手段,对爱的占有欲带着这样的掠夺性、盲目性甚至于猎奇性之后。她一生有过3个男人,愈是得不到,难以实现的,就愈难割舍。直到最后才恍然,一直认为本该是最爱的人,哪怕是牺牲了自己也要爱的人却不是自己真正爱着的人;而最爱的人在自己身边守护却从不曾注意过。究竟是他放弃得太早,还是她明白得太晚?

  她曾经想过挽留,那抛却了无谓尊严的挽留———倒在地板上,大哭大闹,捶胸顿足,但常识阻止了她。“要是我那么做,他只会嘲笑我,或者只能看着我不管,我可不能哭出来,也不能向他乞求,更不能让他看不起我。即使他不爱我,我也得让他尊重我!”这样会很可惜吧,因为放下尊严或者真的可以追回他,但真如此就怎会是她,那个柔情似水又热情如火的女子?

  从亚特兰大回到塔拉,像个男人一样撑起一个家:第一次杀人、埋尸;第一次拼命地干活存储粮食;第一次在北佬来的时候死命的捍卫……即便在最最艰难、最最无助的时刻,她仍然勇敢的站出来,并记得“明天是另一天”。这就是她,这才是她啊:争强好胜,不甘人后,刚毅坚决如此。

  他终究走了,留下了暗自神伤的她,抱着我熟悉的那份等待:绝望地希望着。等待,一开始是煎熬,再成为习惯,最后酿成了甜蜜———这是一种除了自己再没人能懂得的幸福,是看着自己撒下的花种在田间天天被灌溉成长,是感受着自己心灵深处的火种,雀跃、平静、又复火燃,是一份没人能剥夺的快乐。时光流逝,岁月穿梭,等待的结果已不重要,只在等待的过程中坚信,明天是另一天。那就好!

  再美的故事也有它自己的结局,而流光无影,蹉跎着早不知又在上演了什么,落幕了什么。然而冥冥中我们却又总是有着一份不期然的希望,也许这就是她———郝思嘉所想的:明天是另一天。

来源:今日龙游 作者:通讯员 陈婷 编辑:王华慧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