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 新闻热线 0570-7888555
百鸽湖传奇
2018年07月11日 09:32:47

  我们镇上有一处宜人的风光,被称为“begewu”(方言)。有人说是“白革湖”,也有人说是“白鸽湖”。是“白革湖”也好,“白鸽湖”也罢,这里面定然有故事。任性一回,且把它称为“百鸽湖”。

  连日心神不宁,辗转反侧。心里有个念头,要为百鸽湖写点文字,借此抒怀,以自娱。无奈我非笔仙,眉头几皱也无计上心头,只能在这絮絮叨叨地说着我眼里的百鸽湖及因此所想。“传奇”本是指情节离奇或人物行为不寻常的故事。但因极想用“传奇”一词为百鸽湖题名,所以顾不上用词是否恰当了。百鸽湖真有传奇也未可知,用最平常的文字记录它的现状成传奇也未可知。

  目今的百鸽湖是一条宽宽的河,河水清澈见底,寻常是妇人们扎堆洗衣的好地方,偶尔能见几条捕鱼的小舟。河水微漾,不缓不急、不眠不休地奏着同谱却也有着不一样动听、流畅、飞扬的乐声,但它常被妇人的嗓门儿压倒,在那儿低吟浅唱着自己的歌。水鸭成群“嘎嘎”,红掌欢畅地拨动着粼粼河心,带来水声激越。自然,这浑如天成的声响又演奏着另一动容乐章。这寻常却也奇妙,朴素却也风趣,平淡却也丰盛的组合怕将会在历史长河中停泊,无以成琥珀,而如烟消散在茫茫宇宙。

  河的两岸是广袤起伏的草地。在这春天的光阴里,吸吮着仙露,怀抱着天女撒下的五彩缤纷的花朵儿滋养着万物生灵。一目是繁盛、鲜活的生命:牛羊闲适安憩、花草蜂蝶满目、油菜悄然花谢、芦苇微风荡漾。怎忍心伤其草木,打扰这片宁静、安逸的风光?无奈爱上这片土地,借“为它做传奇”之故,常有叨扰,不免虚伪。

  岸上有一小片树林,蓊郁苍劲。林子中间是鲜嫩茂密的草丛。据树干的直径判断,树龄不过二三十年。想起朋友说二十多年前这里是原始森林,茂盛得他们那帮小孩不敢走往深处。现在我无法用文字来恢复它当时的模样,只能依据朋友的描述,展开想象。写到这里,脑子中突然浮现出经常在卡通片里看到的场景:鲜嫩的树林带着滴滴晶莹的水珠儿闪耀着初阳的光芒,旁边是澄蓝泛着粼粼波光的水面,远处是巍峨青峰。一群孩子提着篮子,里面盛着蘑菇、桑葚子,一路欢歌……这与那位朋友的描述相差无几,真是羡慕他有这样的童年。如童话世界般的那片森林如今只剩一小片残骸。

  很是担心十年、二十年后,这百鸽湖不复存在。据说不是很久的多年前,湖水还是有一定面积的,大概是现在的两三倍。每到雨季,洪水常常淹没下游的石桥,阻断附近居民陆路交通。如今恢宏的大桥已横亘,百鸽湖却已然呈现颓废气息。过去的汪洋,如今是一条河及它的两岸。下游是一派枯竭模样:一潭死水上浮着一圈圈令人作呕的脏物,因无水,泥路渐已形成,一层绿油油的水草也已暴露下游死亡之讯息。中游,风光尚可,正是我之前描述的光景。但竟有人在此挖掘沙石,草地被“开膛破肚”三百平方有余。呜呼,我有甚话可说!

  突然想到“湖镇”地名的来由。我并未为此去查找史料、翻阅县志、走访老人,但是我相信这样的推想与真实来由并不会有太多出入。湖镇,土话称为“湖头”是依傍着湖的土地。可想而知,这里所谓的“湖”一定有指百鸽湖。张开想象的翅膀:刚出现商品交换的年代,湖镇还只是个码头,两岸的村民在码头进行交易,慢慢地这里便成了集市,渐渐地又形成街市,一直发展到现在的商埠重镇。据此推算,正是百鸽湖才使这个小镇有如今被外人听着有点怪异的名字———湖镇镇。

  本以为可以不在意“白革湖”、“白鸽湖”之间的牵扯,不曾料到心中这样忐忑。“白革湖”———我想里面肯定有关于革命的故事。果不其然,百度搜索,便能见到关于“白革湖”名称的由来。八十几年前,这里进行了一场号称“龙游战役”的大规模战争(张峰墈战役)。1927年,在军阀孙传芳的攻击下,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六军和第十九军先后在富阳、宁海战役中失利,退守龙游、衢州一带待援。孙传芳部以张峰墈为中心安营扎寨,布防六十里,试图阻止北伐军北上。因孙军占据有利地势,北伐军伤亡很大,奋战三天未突破孙军防线。1月29日夜,北伐军组织敢死队百余人,抄湖镇西北面小路过沙滩,涉白革湖,迂回至孙军背后,敢死队突发攻击,一些民众挂煤油箱在柳树上,然后点燃鞭炮放入油箱,响声和机枪一样,并点起火把。一时枪声大作,火光四起。两面遭夹击,孙军不战自乱,防线被突破。看来这白革湖在我国革命史上有过光辉的一页。革命先辈曾在这里为争取和平、自由、平等的生活抛头颅、洒热血。

  此后,带有革命色彩的白革湖渐渐被寄托着和平、自由、平等的美好愿望。“白革湖”就这样成了“白鸽湖”,因为鸽子是和平、自由、平等、爱的象征。今天我又把它改称为“百鸽湖”,天使般的鸽子成群结队地带着和平、自由、平等、爱来到这片昔日汪洋、美丽的土地上,驻守这片残留胜景。

  百鸽湖似乎有点“祖宗”的味道。它似乎应该成为文物保护单位,或者使它仅存的残骸成为度假村。但转念一想,这些都是形式而已,若真珍爱这片不可多得的原生态风光,形式上的一切都是多余的,若是假爱惜这抹风色,再多的保护措施也是枉然。倘真将它建成度假村也不是什么好事。在商业利益的驱使下,怕连残骸也不再有了,有的只是“开垦”的美好,所有的宁静、和谐将被破坏,这一原本宜人的去处终究成为第N个“XX公园”或“XXX度假村”的仿制品。这样,也许湖镇人的腰包更鼓了,但百鸽湖永久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对于后代而言,失去的何止是一片自然风光?

  如今,百鸽湖依旧给予我们“临流晓坐,欸乃忽闻,山川之情,勃然不禁”的情趣,正如那声声“卖花喽”,似莺声嘹呖破喧哗。可这会是永远吗?永远到底有多远?眼前放任自流的百鸽湖,哪天会消失?难说,真的难说。人类改造也好,沧海桑田也罢,百鸽湖似乎终将消逝。或许我是杞人忧天。既然于此我无可奈何,那只能尽所能饱览百鸽湖四季风情,将它幻化成心中琥珀和笔下拙文。

来源:今日龙游 作者:王曙静 编辑:王华慧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