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 新闻热线 0570-7888555
拔罐启示录
2018年07月18日 09:05:18

  近日经历了一次难忘的拔罐。当然对很多人来说,拔罐可以松筋骨,活血脉,是种享受。可对我来说,那绝对不是一件值得用享受来形容的事,以致现在回忆起来,背上的痛感还是那么清晰。

  我不是一个很怕痛的人,因此有什么小毛病总是能忍则忍,对于外伤的伤害还是挺有忍受力的。对这次拔罐的痛感却有那么明显的抵触,我当时觉得很是奇怪。当然现在,我已了然于心。

  这次之所以去拔罐,原因也是复杂的。

  左脸在吹久冷风后会肿痛,是那种你不动都能感觉到左眼变小、左脸浮肿、脸皮传来持续性痛感的那种痛,严重起来会导致脸部抽筋,更严重的是头部血管痉挛。曾经饱受抽筋之苦的我,被医生告知极易面瘫。面瘫可是大事,马虎不得。朋友说金华有一个很厉害的医生,她丈夫的肩周顽疾已经被根除。于是周末,我们相约去了金华。本着对朋友的信任,我也并未清楚地打听找的是怎样的医生。

  我也不知道朋友要带我们去一个怎样的地方。吃过中饭,离约定的两点钟还有半小时时我们驱车前往。开了二十来分钟,来到了一个比较破旧的地方,这里和金华城的繁华似乎毫不搭界。原来,这里是一个夜市大排档,所以白天来往的人员并不多,而且也少那种穿着光鲜的帅哥美女,街上也显得比较冷清。朋友示意可以停车了,于是我们把车停好,走路前往。走过了一幢幢老旧的民房,来到了越来越偏僻的地方,街道也是狭窄得很,两旁美容推拿刮痧拔罐的招牌到处都是,朋友说,这里有一个推拿特别厉害的,她老公的手痛顽疾就是在这里被根除的。我们似信非信地随着她前往。七拐八拐之后,她指着招牌上写着“小江推拿”的所在,说,到了。哦,原来她介绍我们来的不是正规医院,而是来私人诊所!推门进入,踏上逼仄的楼道,低矮的工作间就在二楼。

  刮痧、拔罐、放血、针灸,一套做下来,感觉要虚脱了,朋友说我俯卧床上时双脚拼命在踢。我自己都毫无意识,也许是疼得有些过分了?走出诊所,老公开玩笑说,我们是上过刑场的人了。我说,还好不是革命时期,不然,我可能受不了老虎凳、辣椒水。朋友说带我们去北山看高山蔬菜,呼吸下新鲜空气,缓冲一下痛感,并且还对我俩的表现表示不理解,说她昨晚推拿完了是全身通透,一夜好眠,哪有我们俩这么矫情,这也喊痛。我再声明一下,我真的不是个怕痛的人,可是我受不了拔罐前刮痧的痛。我发誓,这辈子再也不刮痧了。

  第二天回老家,母亲马上就发现了我们俩脖子上的淤青,她焦急地问我是怎么了。我告诉她就是肩周、颈椎不舒服,去做了刮痧拔罐。母亲还是满脸忧伤地看着我,问我痛不痛,要我把衣服掀上去给她看看。我突然间不敢正视母亲的眼睛,也死死地抓住衣服的角,告诉她没事的,就脖子上两个圈。我不敢想象如果被她看见背上深深浅浅的十八个圈,她会是怎样的反应。脑子里突然冒出一句话:“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原来,我们俩的痛,不单单是痛在肉体上,更是精神上的愧疚在作祟!母亲一直看着我们,后来,她急忙起身,到房间里把在看电视的老父拉出房间,让他看我们俩脖子上的圈圈。耳聋的老父走出房间的刹那才知道我们俩到来,母亲把他拉到我面前,指着我的脖子让他看,老父惊呼一声“哎呀”,然后在我们的一再解释下才半信半疑。母亲说,我给你们俩烧碗长寿面吃吃。我说,真的没事的,真的。在我的一再解释下,母亲终于放弃了。然后和我们讲起前段时间舅舅拔罐的经历,舅舅不知道找了一个怎样的地方,不仅整个背都布满了圈圈,而且还有几个硕大的水泡,害得他睡觉都不能仰躺,还被吩咐忌掉所有鱼肉荤腥甚至香蕉等水果,母亲看着只是心疼,又毫无办法。难怪,母亲对我们俩的脖子上紫紫的圈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直到我们离开时,母亲的眼神还是忧虑的。

  我突然明白我为什么会觉得痛,原来我是怕自己毁伤父母给的身体!我想,我这一辈子肯定不去所谓的美容医院进行诸如怎样怎样的手术,因为在我心里,我的容貌就是父母赐予的,我不作践自己的身体,就是对父母最最基础的孝。我也应该加强锻炼,尽量不去增加身体额外的伤痛。

  一次在别人眼里很平常的拔罐,对我而言却意义非凡,因为从中我懂得了很多。当然,那满街满巷的美容推拿诊所,也千万别怪我不打算照顾你们的生意,因为我已经有了独属于我的心结。

来源:今日龙游 作者:吴惠芳 编辑:王华慧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