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 新闻热线 0570-7888555
特殊的圆梦
2018年08月08日 09:17:30

  记得小时候,我和小伙伴在国家级文物——龙游湖镇舍利塔下,常聆听长辈讲抗日战争时期的故事。乡亲们的智勇,守护了珍贵的塔珍和古籍,保全了老幼的转移和藏匿,古塔威矗不语,铜铃俏皮声晃,把孩童们的脆铃般笑声仿佛捎上了塔尖,传递给五湖四海的游子。

  数位会讲故事的长者中,有一位名叫瑞松的老兵,他讲的故事最绘声绘色,让人身临其境。本来,小伙伴们按乡俗辈序,尊称他为姑丈公,后来索性喊作“故事公”了。

  听“故事公”讲抗战故事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所述战事都发生在1942年左右。时已60多岁的“故事公”,身体健硕,言语健谈。他把锄头柄一横,往屁股下一垫,就能蹲坐着为村小们讲上两个钟头。期间,惟一会造成中断的是,“故事公”双脚踝部的老烂伤在暖阳照射下会奇痒难忍。面露痛苦神情的他,小心翼翼地找合适部位,得狠狠地挠上一阵子。其时,他会朝我们看看,又无奈地仰天长叹一声:“唉!这日本鬼子害的‘老烂脚’,要跟我带进棺材呐!”也正是从那时起,我听说并感受了侵华日军细菌战的毒人之厉,害人之久。

  后来,我略长几岁,听长辈讲故事的时光少了。后来,又略长几岁,为了谋生,离故乡的舍利塔渐远了。偶有回家,我会到塔下仰望,会到塔西的湖镇明清老街边走边摄,会到老茶馆的缭绕烟雾中辨认新光、星火、鼎新、沙畈、青塘坞等地的老人,会去寻访我和小伙伴们尊敬的“故事公”,掏出两张纸币给他买烧烟抽。每每,他总是只收一张,还体谅地说:“现在的年轻人呐,都时兴挤城里住,要买介贵的房子,你也不容易的!”

  “小时候,我们都喜欢听您讲的故事,让我懂得了许多做人的道理。”

  “您双脚还痛吗?”

  “痛的!现在儿女不让我下田了,要好点。”

  时隔数年,冬至,我回乡扫墓,向邻人询“故事公”,他手指一青冢,我靠近细看,“瑞松公,享年八十二”等字样,这让我的眼眶忍不住一热。

  去年8月的一天,衢州市侵华日军细菌战受害者协会负责人吴建平,邀我协助公益行动主要的工作是想方设法,帮助侵华日军细菌战时期的民间幸存老人免费治疗“老烂脚”。为此,我顿感使命重大,意义深远,尤其是心底有种为“故事公”圆梦的劲头。我用新闻发布寻访受害者的消息后,“我村里有!老人行动不方便,能来接吗?”“我大伯就是,可惜几年前走了。”这些话语不断传来,意味着公益行动虽然迟到,但依然牵动人心。

  “国家派好心人来接您免费治疗了!”在浙江衢化医院,面对几十位龄高耳聋的受害者,志愿者们不能也毋需太多解释,惟有这句带有国家神圣词眼的话,能冲入他们的耳膜。你看!“厉害了,我的国!”这便能让煎熬了70多年的幸存者们绽放了笑脸之花。

来源:今日龙游 作者:方均良 编辑:王华慧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