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 新闻热线 0570-7888555
即将逝去的油车足
2018年09月30日 08:47:52

  油车足是湖镇星火村一个小小的自然村,属于湖镇舍利塔区块征迁范围。随着征迁工作的展开,未来几年,整个油车足都将从湖镇版图上消失。我在油车足生活的日子不长,也对它的即将逝去感到惋惜,何况是那些在油车足流过汗流过泪流过血的村民。

  这个自然村又称麻车脚(我也不知道是何意),就位于湖镇启明小学老校址的东面,外人没听说过,油车足人就这样介绍,“在湖镇舍利塔下”,或者说“在启明小学东面”。现在,启明小学已经搬离,迁往更开阔的地方。油车足处在湖镇通济古街最东边,据说原本这里有一座凉亭,是标志着古街到此为止。现在,凉亭早已经废弃,只有当地上了年纪的人才知道凉亭的曾经。在凉亭往东往北这块位置,就是油车足。记得第一次来到油车足,我是真的被通往婆家路边的一排粪缸震撼到了,这排粪缸就在启明小学的东面,粪缸与学校之间是一条南北走向的土路,土路的南头就是通济古街的凉亭,北面一直通往白鸽湖。这条路的东边,排了足足有不下十只大粪缸吧,走过这里,我都不由得掩鼻。以后多年的接触,我觉得油车足就像是位行将就木的老妪,因为相对于那些新开发的地方,这里是落后的。原因可能多方面,但这两个原因大概占据重要作用:一来距离舍利塔比较近,舍利塔的开发保护是叫了很多年的,要在油车足原拆原建的难度比较大;二来这里大部分人都外出创事业了,真正留在家里的以老人居多。因此,在油车足这块位置少有新房出现,泥墙房倒是还有多处。而新规划的房子都已经造到当年的渠道东边,已经不在原本意义上的油车足了。当新房子都往外造,这个老生活区的破败程度与破败速度都更甚了。

  可是,婆婆却喜欢这里,因为这里有她大半辈子的记忆,她在这里结婚,在这里生子,在这里见证子女的成长,以至老了,她一定要住回离开了二十多年的油车足。婆婆似乎也真的老了,当下发生的事她过几天就忘了,甚至今天说的话也不记得了,可是她能把几十年前的事记得清清楚楚:酷热的夏天,一群妇女站在油车足东头的渠道里洗洗涮涮高声谈天,寒冷的冬天她如何凿开白鸽湖的冰块冷得“格格抖”,公公如何给村里人揽责任而被踩断肋骨……只要你有时间,她可以讲到地老天荒。

  而婆婆讲的次数最多的是这里的油车打油,每次讲起,婆婆甚至会激动地挥动双手,告诉我是怎么怎么样。无奈,我从来没有见过原始的油车打油过程,任凭她和丈夫怎么解释,我都无法理解。最后丈夫从网上找到了古法打油的工序,一步一步讲给我听,我还是懵里懵懂,当然也对他们嘴里的打油法产生了兴趣。于是,婆婆和丈夫两人就带着我到原本的油车坊去看看。油车坊原来就摆放在启明小学的东北角,后面紧临白鸽湖,那里现在已经是人去坊空。据说,老板娘是江山人,带着一大家子来到星火村,置办了油车,收购油菜籽打油。至于是什么时候开始在这里打油,婆婆说从她记事起就有了,掐指算算,总在七八十年前。我也总怀疑,这个小小的自然村取名为油车足,是不是因为这架油车?

  八十年代,古法打油渐渐退出舞台,取而代之的是机器榨油,机器榨油速度快,符合快速发展的时代特征。渐渐地,油车也废弃了,至于什么时候真正消失,我问过油车足上了年纪的村民,他们也答不上来。似乎,它的退出,也是自然而然的事。随着油车的废弃,人们似乎也忘了原本飘着菜油香味的日子。

  这次舍利塔区块征迁工作开展,整个油车足都在征迁范围内,婆婆家也必须按政策搬迁,婆婆虽未多说舍不得之类的话,但看她每天早起数数树上的文旦,傍晚看看院里的甘蔗,我知道,她只是不说,其实她心里有多么不舍。安土重迁是中国农民的传统思想,离开是要勇气的。在淳安千岛湖曾欣赏过“水之灵”表演,演员们把自己今生今世存在过的证据即将被毁的痛心表现得那么真实感人,没有经历过搬迁的人很难切身体会吧。

  再过不久,油车足的房子、院墙将被推倒,油车足的树木将被砍掉,油车足的老人们都将去往租住的地方生活,油车足的一切只能成为回忆,那时,油车足就真正逝去了。

来源:今日龙游 作者:灵夕 编辑:王华慧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