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 新闻热线 0570-7888555
想念你,木梓树
2018年09月30日 08:47:53

  奶妈家在金华市婺城区与衢州市龙游县交界的一个小村庄,四周被黄土丘岭包围,村旁有一口水塘,叫蒲塘,这个村庄也就叫蒲塘村,隶属于龙游县湖镇镇。早些年,村庄的东西南北都是黄泥小道。住在这里,听不到晨钟暮鼓,也看不到匆匆过客,安静安逸,自然自在。

  我在读小学前,几乎都在奶妈家度过,读书后,每年寒暑假都要来这里,对这里的一草一木特有亲切感,哪里有树林,哪里有道坎,至今仍历历在目,尤其是那黄土丘岭的山岗上、田边地角的木梓树,令我终生难忘。

  虽然离开家乡近四十年了,见过各种名树,槐树、榕树、橡树、杏树、棷树、榆树……可心中总深藏着奶妈家的木梓树。一想到木梓树,我的心海就会波涛起伏。

  木梓树,学名叫乌桕。乌桕,以乌鸦喜食而得名。宋代林和清诗:“巾子峰头乌桕树,微霜未落已先红。”木梓树,五月开细黄白花。深秋,叶子由绿变紫、变红。叶落籽出,露出串串“珍珠”,这就是木籽。

  木梓树是一种枝繁叶茂、高大挺拔的经济树种。它结一种比黄豆略大的白色果实,果肉能榨出白色木油,是做肥皂和蜡烛的上好原料,果核能榨出像棉油的籽油,也是极好的工业用油,这两种油都可食用。奶妈说,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村里人多用它来炒菜,只是味道差一点。它的树叶可做黑色染料,树皮、叶子均可入药,解毒利尿。每年收木梓时,要把树上的枝条全部砍下,只留下伸向四周的枝杈。据说,这样砍了以后,来年发枝更茂盛,结的果实更多。砍下的枝条是主妇们最喜欢的硬柴禾,一棵树能有一千多斤。奶妈还有一句顺口溜:“家有三棵木梓树,一年柴禾不用愁”,真是一点也不夸张。由于木梓树的经济价值极高,村里前辈们把它们当做摇钱树蓄在田边地角加以呵护,从来不砍它,使之成为村里最多最大的树,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

  我对木梓树的喜欢,开始并不在于其特有的用途上,而是它那夏日的绿荫和秋天的红叶。

  小山坡上的夏天,好像离太阳近些,特别炎热。这时节,恰恰农活最忙,又是种又是收还要锄草,忙得不可开交。小时候在奶妈家,不免也要随她到地里去。奶妈便把我们安顿在像一把巨伞的木梓树下,要我们在那看护带来的水和午饭,免得掉进虫蚁之类。大人们干活走远了,我们也会跑出树荫去玩。哎呀,一出来头皮就晒得冒烟,难受得很。这时候总有一阵清风吹过来,树叶沙沙作响,就像是奶妈的呼唤,我连忙跑回树荫下,又玩起捉蚂蚁来。幼稚的脸蛋被太阳烤得红咚咚,却背靠着木梓树可以玩一个半晌。

  我喜欢秋天,到了深秋,奶妈家庄稼就全部收完,所有的田地都翻耕平整,种上了小麦,遍地都是黄褐色,干净得很。再看那木梓树,由于都是在田边上,一弯一岭,一排排,一片片,错落有致,特别出众。木梓树结籽颗粒小,比小棒棒糖还小,却结得又多又密;成熟时,一树树叶儿落尽,果壳脱落,白花花的果实裸露枝头,宛如积雪;又似一朵朵小白花,在秋日的阳光下闪烁,分外耀眼。

  木梓树不是名树,很少见过对它的赞誉之辞,但我爱木梓树,特别是它红透的秋叶,时常拣些做为书签珍藏。每当我欣赏这一片片红叶时,心中免不了思绪万千:它刚毅不娇柔,即使顶着烈日的焦灼,也要给你一席绿荫;即使风打霜袭,也要捧出一团火红。

  现在我每年都去看奶妈,通往奶妈家的黄泥小道已经成了平坦的水泥路。80多岁的奶妈满头白发,颜面皱纹加深,但精神很好。开着车行驶平坦的水泥路上,我总远远望着小山坡上的木梓树,它仍然林立在原野阡陌,与天地同在。它一如既往地默默映衬着青山绿水,为新农村生态环保添绿增艳。人们常说,只要给我一片绿叶,我就还你一地绿荫,而木梓树却真的做到了。

  这就是奶妈家的木梓树,它一年四季总是静静无语,仁慈地把爱洒向人间,带着人们从春季走向夏季,又带着炽热走过美丽的秋天,来到冬季。一生奉献,造福人类,幸福着自己。

来源:今日龙游 作者:徐益丰 编辑:王华慧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