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 新闻热线 0570-7888555
陆家巷传奇
2018年11月07日 08:48:39

  旧时,龙游古城有陆家巷,可寻遍全城,却无所获。查阅《地名志》才知,已改称九曲巷。陆家巷北起太平路,南至县学街西端,何时改名已无从查考,或因引堰入城濠水穿巷而过入泮池,九曲十八弯,才改之。

  陆家巷由北至南,不足200米,巷的东南首是凤梧书院的旧址,解放后,龙游法庭、派出所也曾在此办公。而今,巷前的濠河已淤塞多年,但西南角有一排古民居依然竖立在风中,仿佛在向行人诉说着曾经的辉煌。

  龙游古城的街巷主要按位置、坊名或家族姓氏三种形式命名,陆家巷之名,与陆氏有关。余、方、祝、陆乃龙游古城望族,其中陆氏便是指城南陆家巷一支。此族奉唐代陆贽为始祖,传至元时陆世杰,自衢州至龙游城南陆家巷为始迁祖。城南陆氏,累世相承,闻人辈出,明代陆佐、陆瓒、陆世彦、陆长卿等皆为后裔。

  陆家巷最有声望者有陆佐、陆瓒俩兄弟。兄佐,字子翼,号南渚,此人刚介雅正,富有才气。嘉靖二十六年进士,选桐城县知县。当时桐城素有“七省通衢”之称,但供需仍很艰难。陆佐为民兴利除弊,抄没豪强所侵吞赋税,得千余串钱解决了邮驿之难,而剩余的则分与贫寒人家。陆佐官至潮州府知府,看到郡城有倾倒,便浚濠修堞不遗余力;遇到流匪之乱,他都力所平定,后因积劳成疾,死于任上,老百姓对他感恩戴德。

  他的弟弟陆瓒,字邦器,号思庵,嘉靖三十二年进士。当时陆炳掌管锦衣卫,权倾朝野,贵盛罕比,但陆瓒却并不攀附,不折气节,陆炳记恨于心。陆瓒廷当时本是状元,陆炳借机诬陷他,借首辅严嵩之手,改为二甲,授工部营缮司主事。陆瓒督管大内时,核查匠役支付,钱财一分不少,每年节省下的钱财累以万计。后升虞衡司员外郎,父亲去世守丧期满除服后转任营缮司,再迁屯田司郎中。嘉靖四十一年又任雷州府知府。任期中,陆瓒对百姓宽简仁厚,特別敬重守节之人;朝觐皇帝时,按照惯例应有马车等供备,他予以免除,还废除了用钱赎罪的制度。陆瓒在雷州府为官三年,不携家属,离任之日行李简便。据《广东通志》记载,郡北十五里有泉清冽,人以比之,立碑在旁称陆公泉,可见其为官清正。后来他又转任山东按察司副使,巡视海道莱州。隆庆二年,升迁四川布政司参政,所到之处,惠民爱民,民怀其德。

  陆瓒年四十即请求归养,后居陆家巷三十余载。瓒为人长厚恬淡,无贵显容,乡人对他极为敬重。当时,人们评价佐“有为”,瓒“有守”,并称二陆。

  陆氏后人,也大多有为有守。陆佐子陆大受,诚敬世其家;陆瓒子世彦,万历十九年举人,以博雅称,醇谨有文誉。

  陆佐孙长卿,幼时好学,神仪明秀,不蔽外物。二十岁时,为文沉博绝丽,登顺治十八年进士,授江华县知县。当时江华苗民杂处,夙称难以治理,但长卿治理得当,长治久安。后遇吴三桂犯乱,有人想污蔑他是伪官,长卿矢志不从,投河自尽,家人救起时,折伤左足,竟然因忧愤而卒,足见其高风亮节。

  另有陆仁、陆维斗、陆大刚均在旧志中有记,著作等身。

  陆氏后人有好施之德,其中陆孔熙,景泰四年捐粟三百五十石;陆仕龄,成化元年捐粟二百五十石;陆球,万历元年捐粟二百斛;陆大本,万历二十七年捐谷三百石。他们居家孝友,待物仁恕,持己谦和,为后人树立了榜样。

  陆家巷不仅有男丁功成名就,女流也不让须眉。陆静专,字敬姬,陆家巷名门之后,父亲陆顺中,有《西岑堂集》六卷传世。陆静专自小聪慧,深为父亲喜爱。静专后嫁兰溪舒大猷,夫妇俩闺阁唱和,考古证今,不异良友,可比当年李清照、赵明诚夫妇。

  舒大猷游学余姚,静专居家侍奉婆婆,备极孝谨。大猷中举人后进京应考,其母忽患危疾,静专服侍汤药,衣不解带,婆婆病愈,静专却因过劳而疾早逝,年仅34岁。

  陆静专雅擅文艺,善鼓琴,每自制新曲谱之,筝笳之类也精。所作诗文博雅俊逸,著有《兰雪斋稿》30卷。又喜读史,撰《读史评》多卷,于古今疑义多所阐发。上述著作不幸毁于火灾,后经其孙子舒士麟多方搜求,编成《焚余稿》1卷。

  民国《龙游县志》载有她题为《闺咏》诗四首。其中一首:

  清宵香雾冷花间,风静垂杨翠缕闲。

  淮水月明芳草绿,客船应逐晚潮前。

  雪满春寒滚素尘,凭栏一望泪盈巾。

  园林冻重红犹浅,独折寒枝忆远人。

  杨柳青齐锁画台,西园风暖百花开。

  梅英零落幽期远,雕栋空怜社燕回。

  东风吹雨乱丝斜,帘外轻寒遍落花。

  独倚高楼思万里,晚烟春水绕蒹葭。

  余绍宋在按语中不无婉惜地写道:“诗稿已佚,仅存此四章。清新俊逸,固自可传。”对她评价甚高。

  陆家巷西南的城角坊曾建有陆家宗祠以溯本源,陆氏后人的成功离不开祠堂族规中宗法色彩的伦理准则和道德规范。而在兴龙南路,原粮食大厦以南,沿着引堰之濠两旁,曾有许多大墓,这个区域也称为官山,是陆氏先祖百年后的安身之所。以前住着几户陆氏后人,他们守着陆家的荣耀,守着先祖们的孝悌忠信礼义廉耻。

  陆氏始迁祖是有远见之人,或许他想学“孟母三迁”,陆家依县学而建,巷之南便是崇儒里,此处相当于现代的学区房。陆家人耳濡目染,世代受儒风浸熏。而他们学成之后,又廉洁奉公,有为有守,建功立业,造福一方。

  一条老巷,一个传奇,可留给我们的又何止这些?

来源:今日龙游 作者:慧一文 编辑:王华慧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