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 新闻热线 0570-7888555
衢江航道的前世今生
2019年01月02日 08:40:01

  衢江,过龙游境河道28公里。千百年来,两岸村庄百姓视其为母亲河。今日,若站在横跨衢江的桥头江大桥上,俯瞰现代化的桥头江港:一艘艘满载货物的巨轮沿着衢江之水,逆行踏浪而来,龙游区域明珠型城市建设通江达海之路已经开启。

  “沉睡的衢江终于苏醒了。”有人这样评价。因为百年前,正是在这衢江之上,龙游商帮大大小小货船随风顺流而下,载着龙游特产、货物,走向全国各地。苏醒的衢江,要为我们讲述衢江航道的前世今生。

  沧海桑田,繁华旧梦

  衢江航道的前世繁华,如一场旧梦。“馆驿前”“广驿前”,这是老一辈龙游人对如今驿前村一带的叫法。绝大多数人只知道这里曾经是港口,是码头,是商船云集、客商往来的地方。

  “不过那是民国以前的事了。”56岁的村民林志根回忆,他也是从父辈口中听得关于当时港口的繁华景象:码头种类繁多,可分为接(当)官码头、当兵码头、犯人码头、公子码头,以及横这衢江江面最大的货运码头等。每个码头功能不同,有的官员专用,有的供货装卸,有的供船停泊,有的供富家子弟游乐。对应只允许出入不同的人群或船只,有专人管理。虽与县志所载叫法上有差别,功能基本吻合。至于货物装卸的场景,林志根并没有亲眼见过。

  如今的驿前,西临龙游大桥,北面是游步道,丝毫没有港口的样子,为什么呢?“因为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林志根回忆起小时候,每逢衢江发大水,就会淹没村里地势低洼的地方。洪水退去后,夹带而来的泥沙却留在了地势低洼的港口以及岸边一带。长期饱受洪水困扰的村民们,自然希望有一天可以结束这场噩梦。

  1997年12月起,衢江沿线开始修筑防洪堤坝,共8个标段,全面总长5597米,投资2232.26万。这项工程于2003年4月全面完工,挡住了洪水的同时,却也干涸了码头和港口。地势低洼的水域土壤肥沃,就成了如今驿前村的良田。村民们在原来的码头处修建了房屋。久而久之,村里的年轻人也就忘了港口、忘了码头。如果不是有人刻意提起,村民们对港口往事不会主动提起。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繁华这场旧梦,对于和驿前隔江而望的北岸茶圩里村来说,太惆怅。历史上曾先管此处叫盐仓;后于咸丰年间(1851)因衢江北岸盛产茶叶而更名茶圩。盐、茶在封建社会可都是暴利商品,繁华可想而知。

  无奈好景不长,茶圩里于1926年、1942年先后遭到孙传芳、日军洗劫。最终,繁华一时的茶圩码头没能逃脱衰败的命运,其在龙游历史中的光辉,于1955年湮灭于特大洪水之中。

  如今,茶圩里的村民们都接受了现实,不再回忆从前那些梦幻泡影,转而对未来美好生活有着不懈追求。

  遇水搭桥,天堑通途

  衢江航道除供货商往来,联系南北两岸老百姓也是重要功能之一。要过江,要么坐船,要么造桥。

  普通乡村缺乏经济实力,自然不可能。因此,摆渡成了一门营生。比如湖镇唐马村与对岸桥头江村,上世纪90年代依然保留渡船。是那种宽铁面甲板的柴油机渡船。当时,家住衢江北岸,早上推着自行车搭乘渡船到河对岸,再骑自行车去湖镇等地上班;下午又迎着夕阳,搭乘渡船回到北岸家中,是上班族的日常状态。

  龙游城区则依靠桥梁通行。姜家村84岁的造船爷爷许虎木打造、维修了一辈子的船,用颤抖的双手在纸上画了一座浮桥,边画边说:“这桥得把船停在水面上,上面铺上木板相连接。当时,北乡(意指虎头山以北)的人过桥,到龙游卖菜、买东西,一度非常热闹。”这座浮桥活跃于建国后。北岸正是1963年建成的位于现虎头山大桥旁的龙游港区。隔江望去,龙游港的遗址如今依然明显。南岸则靠近如今姜家村的渔船码头往东不远,还停着30多艘姜家村民的渔船。

  姜家浮桥由最初的32条船拼接而成,后因实际需求逐渐增加到48条船。所用船只,有的出于许虎木爷爷之手,且船只是由他负责维护修缮的。然而,修浮桥是个麻烦事:得隔开相邻先抽出其中几条船,拖上岸修。完成以后再将这几条船放回原处,再抽另外几条,如此反复。

  两岸居民回忆,除了姜家浮桥,上游繁华境茶圩里也曾有一座浮桥,最早可追溯到清朝,其对应南岸为“馆驿前”区域。到了19世纪中后期,随着汽车越来越多,为了能让汽车过河,还在如今虎头山大桥位子附近,修过汽车专用的浮桥。虽然大多数龙游人没有亲眼见过这几座浮桥,但相信不少人记得:曾在小南海竹林禅寺门前,通往衢江江心洲也架设过一座浮桥。走在浮桥上,那种随着江水荡漾晃悠的感觉是相似的。两岸居民有了桥,自然也有了走亲、婚配。很长一段时间里,隔江相对的两个村子,若有年轻男女喜结连理,可是一件人人称羡的美事。

  两岸往来日益频繁,龙游着手修建跨江大桥,第一座横跨衢江的自然就是虎头山大桥,于1970年3月开工,次年11月建成,桥长408.7米,桥面宽9米,桥面车行道净宽7米,两侧人行道各1米。有了石桥,浮桥便淘汰了,很快从衢江江面消失。江里的船越来越少,而桥上的车越来越多。

  车越来越多,为满足运力需求,龙游于1997年动工修建龙游大桥,次年6月建成,1999年1月通车。桥长551米,桥宽24.5米、净宽21.5米。这两座桥成了两岸通车最主要的通道。

  今时今日,又一座跨衢江大桥——桥头江大桥基本完工,这座桥包括桥头江大桥(长763米,主跨长120米)、河村大桥(长674米)及302米路基。全长约1.7公里,宽32米。北接桥头江,南岸湖镇唐马村。

  衢江天堑已变通途。

  水陆两栖,优势互补

  从前,车马很慢,水运在龙游撑起了半边天。譬如龙南山区的山货、草纸多由水路沿灵山江运抵衢江,在经由驿前或龙游港上岸、集散各地。

  可要发展经济,车速必须加快。于是,人们抛弃了晃晃悠悠的小船。今天,就连驿前、茶圩里等村的年轻后生,都只会开车,忘了怎么开船。可是,龙游真的就不需要水路运输了吗?

  相信很多人都有感受:行驶在320国道上,疾驰而过的大货车让人心忧;龙游境内,多处破损的路面和超载车辆不无关系。可是经济要发展,这是谁也阻挡不了的脚步。

  转机就出现在今年,就出现在这个时候。桥头江港区的港建设施,大多通过货轮,陆续沿着衢江逆流踏浪而上,顺利送达。这些货物大多体积巨大、数量甚巨。如果一艘货轮所运载的货物转由挂车、货车运载,需要十多辆甚至几十辆货车满载而运。消耗十数倍人力的同时,行驶在道路上数量庞大的货车群体对道路交通安全也是一种隐患,正如在320国道上,你我所看到的那些货车一样。

  今生今世,虽然衢江航道不再运载山货土特产,但全新现代化的桥头江港区距离经济开发区和湖镇沙田湖工业区并不远。对运量需求大的企业而言,未来,他们将继续扮演百年前龙商的角色,从这里将满载的货物运往全国乃至世界各地。

  两岸的老百姓也坚信,衢江母亲河的这一次苏醒,不仅将为龙游未来的发展,增添通江达海的运河新动力,还将找回它前世的记忆,再创百年前的辉煌。

来源:今日龙游 作者:记者 江一帆 编辑:王华慧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