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 新闻热线 0570-7888555
大约在冬季
2019年01月29日 08:50:35

  走过郁郁葱葱的春天,在赤日炎炎的夏季大汗淋漓,当我们把沉甸甸的秋天折叠起来的时候,冬天,就走进了我们的视野。

  满地的零枫,支撑着最后的婉约,被湿寒淋漓过的芳颜呈现几分憔悴,却褪不完那柚黄朱红的衣衫,嵌入大地宽厚的胸膛,化作一枚最美丽的书签,隐隐潺潺,寄向远方。就是这一片落叶,如今安静地躺在我的脚下。曾经,它是那么的鲜艳,那么的热情,似乎将四季的颜色都聚拢了过来。此时,它鸦雀无声,任晚风不停地拍打着柔弱的身躯,任冷雨轻轻地滑过那道脉络,却吟唱着生命里最悲呛隆重的晚歌。

  这片叶子,在我的耳边告诉我,冬天来了。

  枕在冬日宁静安祥的臂弯,踩着清晨柔软的素毯,那是昨夜星辰留下的霜满天,虽然未曾看到月落,虽然未曾听到乌啼,整个世界却霎时变得沉稳安然了。就像一位老叟,他也年轻过,青春在岁月的沉淀里写下了动人的故事,经历过风霜和雪雨,品尝过冷暖和苦寒,当一切变得风轻云淡,云卷云舒后,迎来了那段最静谧的时光。跫足缓滞,安卧在空旷静然之中,有种欲行千里不觉沉的怡然,任思绪和着空气袅绕,清韵幽幽,在庄重厚实的冬衣里尽情地舒展思绪,蒸腾温软,寻千枝觅万叶,轻声地呼唤。雁行划过的天宇,留下的那串省略号呢?是否还停留在儿时课本中的那幅插图上,是否还涂鸦在屋檐下那块雪白的墙壁上。那些杨柳呢?还记得在那柳絮纷飞的日子里,轻轻地折下几段枝条,插在瓶子里,看着嫩芽慢慢地生长,吐露出最葱茏的芳华。循目,冷杉一袭,傲然地伫立在河畔,风有些凉飕飕的,却依旧守着朝夕更迭的岁寒。还有那些不知名的小花呢?此时和路边的,石头缝里的小草一样,早已不见了它们的踪影,它们是在捉迷藏吗?

  “你问我何时归故里,我也轻声地问自己,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不知什么时候起,这首经典的老歌又时常会在梦里响起。或许是太盼望下雪的缘故吧,那一场漫天的飞雪,依然躲藏在夜的领口酣睡。“吱呀”一声,木门打开了,钻进来一个头上严严实实的包着一块红色围巾的小女孩,双手还紧紧抱住一个烘笼子。是邻居的红,来邀我一起上学了,那时我们在村里的小学读书,还在同一个班级。“快进来。”母亲替红拍掉身上的残雪,把事先准备好的塞满了炭火的烘笼子递到我手上,帮我包好头巾。我和红一人一个烘笼子,踩着地上的积雪,一步一步地朝学校走去,身后,是深深浅浅的一串串的脚印。虽然屋外雪花飘飘,但我和红丝毫没有感到寒意,我看到她的脸上红扑扑的,就像她的名字一样,灿烂如霞。

  “假如幸福的话你就拍拍手……”校园的操场上,一群孩童围在苒苒的篝火旁,跳起了欢快的舞步。时光仿佛穿梭回到了七年前,那个冬天,一场不期而遇的雪让整个学校沸腾了。当时,几个住校的老师一商量,为住校生们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篝火晚会。那个夜晚,我们和学生一起,唱歌,跳舞,放飞孔明灯,虽然周围白雪皑皑,但每个人的心里都是暖意融融。若干年过去了,在那个校园里,在那个曾经点燃激情岁月的地方,是否歌声依旧?曾经的我们,是否还会想起那个雪花飞舞的冬天?

  不知不觉,走了很远,想了很远,那些关于冬天的记忆,那些关于冬天的憧憬,仿佛还历历在目。那一幕幕的温情,那一丝丝的青葱,无时无刻不在拨动着我们的心弦。谁说冬季不够婀娜,看它凝态娴静温婉,听它心语静默呢喃,从喧闹中独处清寂,于最深处默然心悦。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是啊,每一个冬天,都在孕育着下一个春天,四季轮回,亘古不变。在这个冬天,蓄积能量,抚伤过往,弹奏最动听的乐曲再度轮回浅唱,从容向晚,清浅款款……

来源:今日龙游 作者:王凌霞 编辑:王华慧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