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 新闻热线 0570-7888555
承传统文脉 立时代丰碑——读2018版《龙游县志》
2019年02月13日 10:06:31

  志者,记也。方志,是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龙游是方志之乡,留存下来的有明万历壬子《龙游县志》、清康熙癸丑《龙游县志》以及民国《龙游县志》,其中由余绍宋撰辑的民国《龙游县志》成为国内方志佳构,被誉为一代名志。1991年版新编《龙游县志》荣获全国地方志评比一等奖。而洋洋三百万言的2018年版三卷本《龙游县志》,正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推陈出新,达到了新的高度。省内外方志专家学者对此作了高度评价,认为这部志书体现了思想性、科学性和文献资料性的有机统一。浙江省地方志办公室主任潘捷军则评价说,2018年版《龙游县志》志书编纂有特点、区域特色有新意、时代特征有亮点。

  A志书的编纂体例大致可分为章节体和类目体两种,两种体例各有千秋,难分伯仲。章节体的优点在于结构严谨,逻辑严密,难以避免的是存有穿靴戴帽叠床架屋之嫌。类目体的优越性在于分类醒目,眉目清晰,纲举目张,便于查阅,而且由于单刀直入,从而更显本真,语言也更为简洁。各个朝代的《龙游县志》以及1991版《龙游县志》采取的都是类目体,为了保持志书传统文脉的贯通,2018版《龙游县志》依旧采用类目体。试举卷二十二工业中早期企业为例:“利文纸厂,1932年温州纸商黄松岩创办,址设沐尘渡头村,员工42人,生产南屛纸。1934年,改良元书纸取得成效。1944年,因日寇窜扰关闭。1950年5月1日复建,生产铁笔蜡纸,1956年产值72.6万元。同年,与生产打字坯纸的惠文纸厂合并,转为公私合营,改为利文蜡纸厂,9月又改称龙游蜡纸厂,年产铁笔蜡纸和打字纸1.89万筒。1962年并入衢县勤业蜡纸厂。”仅仅百余字,将一家企业的创办人以及企业生产规模、三十年的变迁历史交代得一清二楚。再举卷四十五文物桥梁中久安桥为例:“久安桥,位于小南海镇高桥村,始建时间不详,清乾隆十七年(1752)重建,光绪二十年(1894))被水冲毁,光绪三十四年重修,存重修高桥碑于桥旁。东西走向,三孔石拱桥,纵联式拱劵结构。长26米,宽3.8米,桥墩迎水面施剖水刀。”不足百字,将一座古桥的结构、规模以及数百年的历史沧桑和盘托出。这样干净利落的文字可谓增之一字则肥,减之一文则瘦。整部志书中每个部类都是这类客观公正不温不火不枝不蔓的文字记述。别误以为志书难读,比起小说情节的跌宕起伏,散文文笔的清雅婉转,诗词歌赋的一咏三叹,论文逻辑的丝丝入扣,志书的精妙之处在于丁是丁卯是卯,爽爽朗朗。通读一卷,了然于胸,一方地域历史地理社会经济风土人情尽揽怀中。怪不得古代县令走马上任第一要务就是翻阅县志,原来如此。

  比起旧社会千年不变的社会结构和单一的农业经济,新时代的方方面面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区划不断调整,人口加速流动,城镇化持续推进,经济结构日趋繁复,新编县志的类目随之变得空前丰富。好在新编县志的编纂者不因循守旧,大胆创新,很好地攻克了许多难题。

  B重视人文记述,是民国《龙游县志》的鲜明特色。志书中,通纪、艺文考、氏族考、职官表、宦绩略、志书选举表、人物传、人物阙访、人物别录、烈女传、丛载、掌故、文征的内容占全志容量十之八九。2018年版《龙游县志》根据时代发展变化的规律,在凸显人文特色的基础上,大幅度增加了经济、民生等内容,使结构更为合理均衡。全书55卷,文化占7卷,人物4卷,丛录4卷。文化部类中,文物收录了古遗址、古建筑、石刻、文物藏品、文物保护等内容,从而展现了龙游作为文物之邦的古朴风貌。文学艺术中,将国内重要的地方戏曲剧种婺剧隆重推出,清晰地展示了龙游作为婺剧重要发祥地的神采。民间舞蹈同样抢眼,这不是经抢救而恢复的非遗项目,而是至今仍然生龙活虎的艺术原生态。人物录中,大胆增设了当代先进人物事迹录,让时代之光熠熠生辉。文化事业中,增添了地方历史文化研究内容,包括姑蔑历史文化研究、龙游商帮研究、余绍宋研究、华岗研究等,将最新的研究成果展示出来,从而显示了历史文脉的延续,文化传统的传承。文化的生命力就在于此。

  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的发展速度超越了历史上任何一个阶段。2018年版《龙游县志》顺势而为,将经济部类置于显著地位,内容上大幅扩充。其中工业、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商贸服务业、旅游业都是新兴的产业。这也是区别于旧志的一个耀眼的亮点。值得赞许的还有卷十三居民收入与消费中,收录了山头村村民收支实地调查。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解剖一个典型,窥一斑而见全豹,具有令人信服的影响力。

  C盛世修志。华夏文明之所以延续几千年,大中华的版图之所以能够巩固,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国有国史,地方有地方志。有源可溯,有根可系,有文可证,有据可查。斗转星移,岁月沧桑,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比起新中国成立后尤其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辉煌成就,历史上曾经受到广泛赞誉的几次盛世,不得不黯然失色。旧志有个很大的局限,就是回避本朝。民国《龙游县志》记载的下限为清末,推翻帝制建立民国后不着点墨。新时期修志,一个很大的突破就是讴歌当代,为新时代竖立丰碑。当然,不是用文学笔法,靠的是对事物的客观记述,不虚夸,不溢美,不评判,让拎得起敲得响的事物本身见证历史,经受时间的检验。比如对县城的记载,从范围的扩大、人口的剧增到公园的布局、街道的拓宽美化,从数字的对比到图片的对照,无不折射出改革开放的伟大成果。再如有重大国际影响的体育赛事汽车拉力赛、国际龙舟邀请赛,都有简要的记述。不必说龙游石窟的发现与开发,也不必说龙游位列最具发展潜力的城市排行榜,更不必说龙游工业园区成为浙江省循环经济示范园区、浙江省生态化建设与改造试点园区。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都在饱吸天地精华,借助时代长风,一股劲地繁茂着,升华着。可喜的是,这一切,都可以从新编县志中检索得到。随便翻翻,也觉古意融融,春风徐来。

来源:今日龙游 作者:李景 编辑:王华慧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