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 新闻热线 0570-7888555
越王勾践与龙游石窟
2019年04月16日 09:06:46

  规模宏大,世界罕见的地下建筑群——“龙游石窟”,自1992年6月由当地村民发现后,石窟是何人开凿?何时开凿?凿成何用?石去何方?二十多年过去,谜还是谜,人们莫衷一是。当地百姓议论纷纷,于是有了各种各样的传说,有人说是外星人的作品,有人说是帝王造的地下宫寝,有人说纯粹就是300年前的一个采石场,有人说采石非唯一目的……我赞同后一种说法。因为当地有这样一个传说。

  传说在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期。吴国恃强凌弱,发兵攻打越国,越王勾践为了避免杀戮,忍辱投降去国留质,备受吴王夫差冷眼欺辱。

  这年秋天,杭州湾潮水汹涌,恶浪滔天,海水倒灌,一举摧毁了钱塘江两岸八百里海塘,危及吴国的都城苏州,吴王夫差吓得惶惶不可终日。潮水过后,吴王夫差当即召来“臣服”的越王勾践,责令他带领他的越国臣民,限期十年,修复海塘,否则,便将越国的臣民打入另册,或被赶尽杀绝。

  为了尽快修复被毁的海塘,救越民于水火,越王勾践走遍了钱塘江畔附近的大小山头,寻找合适的砌坝石料。无奈,两岸山上的石头坚硬无比,一般锥凿根本无法取石。勾践只得带着越民,到山谷河沟里找寻碎石,修复海塘。由于石头个体偏小,不堪一击,刚刚修复的坝体,根本抵挡不住汹涌的钱塘江潮水的冲击,工程进展缓慢。

  勾践因此忧心忡忡,寝食难安。

  为了找寻容易开采适合筑坝的石材,这天,勾践乘着木船,沿钱塘江逆流而上,经富春江,兰江,来到了越国的邻邦———姑蔑国所在的衢江。

  舟行在衢江那宽阔的水域,江心那一个个状如馒头的小岛,像一座座孤坟。有的光溜溜的,寸草不长;有的岛上草木靡靡,水边岩石裸露,一片凄凉。勾践背着手站在船头,想起故国的山青水秀,忍不住潸然泪下。

  突然,前面小岛上传来了很有节奏的“叮叮当当”的声响,勾践心头一震———如此荒凉的小岛上居然有人居住?!

  船到岛前,勾践这才发现,小岛的岸边,停泊着几条小木船,几个光着膀子的壮汉,挥舞着手里的锤子,在凿岩取石。只见他们先用凿子在岩石上开一排孔洞,然后抡起大锤,挨个捶打空洞中的凿子,很快,一条长长的石条,被顺顺当当地取了下来。那石条棱角分明,形状像极一条门槛。

  勾践看着他们凿洞,锤击,取石,一气呵成,速度奇快,忍不住跃跃欲试。

  一名年长的石匠和气地把自己手中的锤子和凿子递给勾践。勾践学着他们的样子,凿洞,锤击,轻松地取下了一块条石。

  那石匠看勾践长得壮实高大,臂力惊人,心知不是凡夫俗子,便问:“壮士从哪里来?”

  勾践已经大喜过望,见问,也不隐瞒,当即把自己的身份和吴王夫差刁难的事,一股脑儿告诉了石匠。

  石匠听了,当即“叭”地一声跪地便拜:“大王恕罪,小民有眼不识泰山!”。

  勾践连忙上前扶起石匠,说:“师傅请起,如今,你我一样,都是平头百姓,不必拘礼,不必拘礼。敢问师傅高姓大名?取石何用?”

  石匠回答:“在下石匠张三,祖辈开山凿石,人称‘地老鼠’。我在这里采石卖石多年,用来修筑房屋、城墙。”

  勾践忙问:“此石可否用来修筑防洪堤坝?”

  张三回答说:“可以。”

  勾践上前紧紧地握住张三的手,笑得合不拢嘴。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找到了可以砌堤的石料,等于找到了救星,越民有救了!

  经得石匠同意,勾践挑了几块长的、方的石头,高兴地搬上木船,告别张三,顺流而下,直达杭州,然后面见了吴王夫差。

  吴王看到勾践带回来的石条,方方正正,平如刀切,连声赞叹。勾践当即向吴王提出了招募石匠,建造运输木船的请求。吴王心里高兴,当下应允。

  勾践带着吴王的“圣旨”,招募了一批能工巧匠,乘坐木船,来到了姑蔑城外的凤凰山上,安营扎寨,凿岩取石。一时间,荒岛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锤凿声响成一片,取下条石,装上木船,顺流东下,源源不断运往钱塘江畔,修筑海塘。

  这天,勾践随张三来到凤凰山顶,江心岛上叮当的凿石声不绝于耳,勾践的眼前又浮现出当年吴越战争那如横尸遍野,惨不忍睹的场面,忍不住又泪湿衣襟,勾践感叹道:“假如我有三千精兵,我定当灭吴复国!”

  张三听后,知道勾践壮心不已复国之心尚存,便对勾践说:“大王,君子报仇,十年未晚。不过,‘鸷鸟之击,必匿其形’,若想复国,得有一个隐秘的练兵场地才是。”

  勾践面对静静东去的衢江,点点头说:“是啊,如今越国,姑蔑都已经成了吴王夫差的天下,到处都有他的耳目,难啊!”

  张三转头对勾践说:“小民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以解决大王的难题,只是……”

  “什么办法?快说来听听!”勾践一听复国有望,眼睛一亮,他紧紧地拉住张三的手,马上就想得到答案。

  张三却说:“大王莫急,晚上来我家里,容小民细细禀告。”

  勾践好容易盼到天黑,便迫不及待地去了张三的住处。

  张三的家就住在江边的一个小岛上,所谓家,就是张三自己卖空了石头后留下的石屋,洞口在上,那便是他的屋门。勾践随张三拾级而下,时值炎夏,洞外热如蒸笼,洞里却十分凉爽。勾践刚才紧走慢赶出的一身热汗,顷刻便消失了。勾践忍不住连声赞叹:“好凉快!真舒服!”

  张三让勾践在石桌旁坐下,再把酒杯递到勾践的手上,添满自己酿制的米酒,勾践一饮而尽:“兄弟,有什么妙招,快说来听听,急死我了!”

  张三喝了一口酒,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勾践:“大王,你觉得我的石屋如何?”

  “很好,凉快,住着好舒服!”

  “那你觉得把训练基地建在地下的石洞里怎么样?”

  “那怎么行?小小的石洞能藏得下几个人?要打败吴王夫差,至少得有三千精兵呀!”勾践听了,连连摇头。

  张三又喝了一口酒,接着说:“大王,你看到的,凤凰山的石头外面硬,里头稍软,最宜开凿石屋,你想要多大,就可以凿多大。你看江边,这里有那么多的石头山,山山相连,凿了洞,如果需要,可以洞洞相连,那样不就可以连成一个很大的练兵场了。现在我们在岛上采石,吃着吴王的粮食,用着吴王提供的凿石工具,搬出石头修筑海塘,造我们自己的石屋,世上哪有这样好的美事?以后,你的军士可以一边凿石开洞,一边练武学箭,岂非两全其美!”

  听了张三的话,勾践马上转忧为喜,连连称妙。

  第二天,勾践当即带着吴王的“圣旨”去了苏州,面见吴王夫差,以工匠不够,影响工程进度为名,请求扩招,得到了吴王夫差的许可。这样,勾践以招募石匠的名义,召回了一大批越国解甲归田的武士,来到凤凰山,一边取石凿洞,一边习武练箭。勾践还把吴王夫差提供的部分凿锤熔化,铸成刀枪剑戟,收藏在石屋里。为了把石洞藏得更加隐秘,勾践命人把洞中清除出来的碎石废料,全部堆到本来光秃秃的山顶,然后种上各种树木,没几年,凿了石屋的小岛便绿树成荫,船从衢江经过,谁也看不出岛上有洞,洞中有人。

  时间一年一年过去,岛下的石洞越凿越多,钱塘江的海塘也越修越远。吴王夫差看越王勾践一心一意筑坝修堤,便放松了对他的监视。越王勾践的军士越招越多,他们长年搬运条石,个个臂力惊人,加上勾践的言传身教,他们个个武艺精湛,刀枪剑戟,样样精通……

  这年夏天,江南连日暴雨如注,钱塘江上游洪水泛滥,水位暴涨,渐渐淹没了凤凰山下的所有洞窟。好在勾践早有防备,及时撤出了所有的工匠和武器。可是,修好了的石屋灌进了江水。由于所有的石屋洞口都开在上部,下面没有排水口,洞中积水一时无法排干。失去石屋的三千多手握刀枪剑戟的军士和工匠,一夜之间就失去了藏身之所,一旦消息走漏,后果不堪设想。

  情急之下,勾践当机立断,振臂一呼,竖起了越国大旗,带着三千多训练有素的军士,乘着运送石料的大木船,顺流而下。他们个个臂力过人,武艺超群,以一当十,一路攻城略地,势如破竹,直取吴国的都城。吴王夫差毫无准备,狼狈地逃到山上,被越王勾践重兵围困,最后自杀身亡。

  至此,吴国灭亡,越王勾践实现了复国的梦想。留下了“龙游石窟”的千古谜案,成就了一段“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的经典传奇。

来源:今日龙游 作者:邓根林 编辑:王华慧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