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 新闻热线 0570-7888555
社阳掠美
2019年05月05日 10:45:43

  

  社阳乡居县城东南面,从山坪头村入境,可见社阳水库,碧水涟涟,青山如黛。其地盘呈南北狭长的半封闭状态,幽闭在深谷峡岭之间。沿着蜿蜒修长的社阳港两岸分布,与丽水市下辖的遂昌县以及金华市所属的婺城区地界交错差互。全乡八个行政村一万二千余人口,散落于九十六平方公里的深邃谷地。乡政府所在地红光村好坑自然村,也只是个人口稀少的小山村,坐落于谷口坡地上。当地政府拟定的发展愿景是“本草社阳,水源之乡”。此地多杉树、松树、青冈树,也有樟树、黄檀、苦槠、桂花树等,但更丰富的是毛竹,竹林从沟壑绵延到峰顶,莽莽苍苍,无边无际。此地多种“浙八味”“衢六味”等中药材,是龙游县唯一的黄精深加工基地。

  我与社阳相识久矣。1971年仲秋,我还是中学生,由老师带领着到红光大队参加秋收劳动。这个大队当年是金华地区农业学大寨的先进典型,名声响亮。从好坑到高坪桥有官村,桃园,金鸡洞等小村子,十多里山路,高高低低,弯弯曲曲,我们不知跑了几趟。白天,下田帮助农民收割晚稻,上山摘茶籽,捡板栗,在社阳港边和贫下中农一道修大寨田;夜里,为社员们演出革命现代京剧样板戏《沙家浜》。男女同学扮演的郭建光,阿庆嫂,刁德一,像模像样,台下一片掌声。那几天,我还在食堂帮厨。清晨,天空的星星在眨眼,我就挑着水桶到社阳港里担水做饭。那时候的溪水是可以直接饮用的,很清,很甜。劳动持续一星期,我们才离开。故此,社阳在我的脑子里的印象是清新且甜美的。

  今天,我们的路程,便是沿着迤逦的社阳港逆流而上。云淡天高,秋和日丽。到达正在建设中的高坪桥水库的库底,此时,周围腰部以下的山体已被切开,岩石和泥土裸露,各种工程机械正在作业。数十个小村庄和它的村民已经搬走,可见村坊遗址,可辨断垣残壁。库区是个大工地,水库大坝雄姿初现。其桥梁之多,造型之美,已名气在外,堪称是桥梁博物馆。水库的轮廓,已具大气势。据说待水库完工,库容清水有三千多万立方,是龙游县民的大水缸,可印证前述“水源之乡”的称谓。

  

  车子在泥泞的库区公路上艰难地挣扎出来,驶上柏油路面的县道。因为青嶂的阻挡和森森竹林的阴翳,秋阳有些疲惫。曲折多弯的公路上,偶尔有山民骑着摩托车错身而过。上了一道缓坡,穿过一个叫茶园的村坊,过老鹰岩,原先逼仄的峡谷豁然开朗起来,出现了一处开阔的腹地,路旁溪流上有一座石桥,桥边孤立着一棵高大的枫树,然后,一座人间聚落静默卧在幽幽山谷。

  这里是大公村。村子排列在社阳港两岸,村民又称其为大公溪或长枝源、芝溪。溪水清冽无染,跌下堰口时发出的潺潺声响,笼罩着溪岸人家。溪流西侧狭隘的山地,连绵分布着古旧的老宅,徽派风格,山墙高耸,屋瓦乌黑,容颜沧桑。其中的朱家厅,始建于清嘉庆年间,又名“二宜堂”,砖额题“南山拱秀”,为二进三开间建筑。整个建筑用材粗大,制作精良,且檩下透雕狮子和花卉,牛腿透雕麋鹿、雄狮,门前有若干旗杆石。门厅外的四柱三楼牌坊式门楼,镶嵌有大面积的青砖浮雕,犹可细识。

  村名大公,原称长枝,因为供奉徐偃王的大公殿后改称大公。徐偃王是西周时代诸侯国徐国的国君,以现在的安徽泗县为中心而建立的徐国。由于他有一定的实力,而且施行仁政,因此得到诸侯国的拥戴,向他进贡朝拜者达三十六国之多。眼见徐国日渐强大,周王朝担心威胁到自己的统治地位,便派人去游说楚王,要他派兵伐徐。楚是徐的邻国,当然不愿意徐国坐大,便立即出兵攻打徐国。面对楚兵压境,徐偃王采取不抵抗主义,弃城而走,大批老百姓也跟着他走上逃亡之路。恐怕连徐偃王自己都想不到,正是由于他在楚国大兵压境之际不战而走,为自己赢得了千古之名,成为历史上“仁义之君”的代表人物。“偃王子孙,散处四方。西汉之季,其裔元泊避王氏之难,是卜居会稽之太末。会稽太末,为今衢州龙游。”此后,徐氏在浙西繁衍为大姓,仅龙游一地,祭祀徐偃王的祠庙一度达到百座之多。此村的大公殿即为其中之一。唐元和九年(814),文学大家韩愈为龙游灵山徐偃王庙撰写了碑文,人称偃王第一碑,由此奠定了龙游作为徐偃王江南故里的历史地位。

  大公殿临溪而建,原是供奉狮子的牛角殿,清雍正年间改建为大公殿,现存格局正殿分上下进,中隔天井,偏殿内设观音堂,也分上下进。大横梁竖柱所有木构件皆设朱红色。门楼为歇山顶单檐,檐角高翘,如虎踞鹰翔,所谓“其栋宇峻起,如鸟之警而革也,其檐阿华采而轩翔,如翚之飞而矫其翼也。”门楼牛腿构造繁复,雕有猛士坐兽抡锤和武将挥矛鏖战等场景,并髹漆彩绘。正殿内,徐偃王的彩色塑像端坐在布幔之中,面容慈祥,目光高远。殿侧弃置着龙马造型的彩灯和泥塑的司水神、五谷神。幽暗的大殿弥散着神秘、悠远和苍凉的气息。从大公殿折到一旁的墙弄里,可见残存着一座建立在高高石阶上的八字小院门,砖雕精美,门檐下悬着红灯笼。跨入院子,空无一人。抬头,屋脊之上,修竹葱茏。殿宇两侧民居相连,炊烟袅袅。大公村,有着一种久远的农耕时代的散淡恬静的意境,有着一种别样的凄美。

  该村有清明灯会习俗。1988年和2000年,我曾两次到现场观摩灯会,目睹农耕文明传承的香火,感慨良多。荒远山野,僻陬之地,竟有如此古朴的风情存焉,内存多少文化密码,值得后人敬仰。据当地文化学人考证,灯会肇始于1808年。道光二十二年(1842),大公殿重修,同时定铸庙钟,当地名流朱斐然朱焕然兄弟倡导办清明花灯展,得到村民响应。他们以竹篾和竹黄为骨,外面蒙上花纸,描上图案,里面绑上蜡烛,自创了漂亮的花灯,取名“百家灯”。意在清清洁洁,避妖驱邪,大吉大利。“清明灯会”期间,每户必出一灯。白天花灯展览于大公殿旁争奇斗艳,晚上,先锋、鼓钹齐鸣,村民们抬着徐偃王像,村里老人舞动两个火红的炭球,花灯结队跨溪走巷满村巡游,从傍晚开始,一直要游走四五个小时,观者云集。在这一天,家家户户宰鸡杀羊,招待前来观灯的亲朋好友,山村弥漫着快乐、祥和的节日氛围。灯会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中止,1988年始得复兴。如今,花灯的式样十分繁多,有人物灯、动物灯、植物灯,也有各种花篮、绣球、长生灯、如意灯等。人物灯中有封神人物、三国人物、水浒人物;动物灯有蝴蝶、狮子、凤凰、麒麟、孔雀、各类鱼灯、兔灯、马灯、羊角灯等;植物灯有葵花灯、玉米灯、稻穗灯、牡丹灯等。还有与时代呼应的汽车火箭等高科技花灯。

  大公村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一段清丽文字和一坛酒。“闲居无事,或临水而渔,或登山而猎,或弹琴一曲,或饮酒一卮,或凉竹簟之暑风,或曝茅檐之冬日,或赤足科头倚树而坐,或绿蓑青笠藉草而眠,兴之所至无乎不可……”,这段文字出自一个叫叶元琪的大公人的手笔,他是清同治年间的拔贡,曾为龙游凤梧书院山长。藉由这段文字,我似乎洞见了这位清代书生的内心景观和生命情趣。

  

  从大公继续沿着溪水南行,不时有其他山谷派生出来,山坳的土地平旷,每隔数里分布着一个村庄:苦株潭头。下桥头。金钩。沙畈。上阳。落日时分,山丘模糊成一团幻影,依稀可见有空濛的山林,光秃的老树,萧瑟的枯草。苍老的村子已经有灯火亮起,回归朴素,寂静,澄明。这里就是源头村。

  当夜,老同学徐明金热情地招待我们。他和老伴两人住在一幢旧宅里,圈着一个院子,旁靠山丘,儿子在外忙着生意。他把我们让到火盆旁边,开始和老伴进进出出地忙碌。菜陆续端上桌子:冬笋炖豆腐、炖猪蹄、土鸡煲、腌萝卜、花生米等等,喝藤梨酒,一口下去,腹内热辣,一股酒气从口腔噗嗤而出。席间,明金兄言道,村里在修《源头徐氏宗谱》,邀我为其题诗赋文。我顿时诚惶诚恐,不敢推辞。

  入住的客栈是一座三间两搭厢的老宅改造的,天井上方设低矮围廊。客房在楼上,我所住的是东厢房上方的狭小楼阁,左右各有一扇小窗,打开里面那扇,可见围廊上方的瓦檐,另一扇可观察文化礼堂前面的巷道。远处可看幽谧而茫昧的山村,看山岚与云彩,看蓝天与繁星。我睡在源头的古老屋顶之下,听见了村旁的溪流声,听见夜鸟从屋顶飞过去的拍翅声。此时此景,让人心思苍茫,不可言说。

  早晨,我们去看望源头村里遗存的古宅。徐氏宗祠,名号余庆堂,乃徐氏子孙四时祭祖之所。据史料记载,源头村肇始于明代初叶,当时县内大街乡有徐忠一支香火不旺,家道中落,怀疑是村落风水不佳所致,于是不惜重金聘请高人踏勘四乡,重作村落堪舆。高人翻山越岭不负众望,果然发现一处风水宝地。此处乃河流源头高地,三面环山,只有北面一个出口,风景秀丽,土地肥沃,山谷空旷,地势南高北低,南水北流;南接天之阳光,北纳地之阴气,阳阴平衡,敬天畏地;山有藏龙卧虎之势,地有桃源胜境之幽,实乃天人合一的村落人居之地。遂挥杖迁居于此,建徐氏宗祠,从此安居乐业,人丁兴旺,历时500余年而不衰。余庆堂毁于太平天国战火,清同治年间重建,建筑规模宏大,面积近400平方米。两进一天井,后厅略高。匾额黑底金字。东壁张挂着色彩鲜艳,神情蔼然的祖宗画像。他们的脚下是几块排朱红的牌位,置于供台上的粗重石头香炉上的香火已经熄灭,阴冷弥漫在这方空荡而幽暗的内部空间。漆黑的屋柱支撑起栖满珍禽奇兽的肥硕的冬瓜梁。方形天井之中,偶尔落下几声悠然鸟语。

  以宗祠为中心,周边构建着大量的徐姓民居。有一进的,有二进的,有对合楼,有的建筑更是重重叠叠,弯弯曲曲,让生人找不到方向。居家厅堂,外有仓门、小院,牌坊式门楼,花砖叠涩出檐,门面和基座为剁斧精细的青石。花草祥云、龙须卷纹的砖雕正中,嵌着蓝底白字的“百世传家”匾额。三进二天井,感觉幽深。内部木柱粗大,梁坊、斗拱、梁托、月牙梁等木构件都精雕细琢,刀法古朴,线条遒劲。穿廊两侧的水池深挖。古宅结构繁复,两进之间还有骑楼,只是萧肃,蒙尘,墙角绿苔如茵,徘徊其中,心头涌上人世的荒凉感。

  振源一路16号民居。推开木矮门,曲折进入幽暗的院子,里面蜗居着许多老人,与老宅共同度着迟暮之年。打量院落,可以感受到主人的志趣、品味,乃至性情、气息。房柱、门楣多耕读、隐逸、闲适内容的对联,如“万卷藏书宜子弟,十年种木长风烟。”“心地芝兰有异香,书田菽粟皆真味。”或“巍焕其光崇高气象,锦绣维业久远宏基。”其中“寡过未能思伯玉,谨言有意学南容。”一联,乃老学究之作,让我动着脑筋。“伯玉”是初唐诗文革新人物陈子昂的字,“南容”是孔子学生。对联引经据典,寓意深刻,境界高尚。以先贤为瞻,勉励后人勤奋苦读,弘扬德行学识,书香耕读之风绵延流长。板壁上一般是梅兰竹菊画幅。冬瓜梁上云纹飘逸。斗拱站着麒麟等瑞兽。彬彬有礼的古人正在作揖。举着尘拂的仙人笑逐颜开。木雕图景意蕴喜禄封侯。天井里一个老者在缓缓洗涤衣物,把它浸入盛着清水的脸盆。

  置身古村,走着看着,河道卵石或片石垒砌的古宅墙基,层次分明,线条曲折,颇具韵味,張扬着山村民居的个性。路面用光滑的赭红粗石铺筑,弄堂口为骑楼,外设巷门,上有石匾额刻着“带水环流”四字,下方,一支清流从墙角淌过,它用于村民浣洗。严整的条石门框上方书写“瑞日祥云”,“紫气东来”,其上马头墙高耸。南端还有一座木质过街楼和过路亭。如水时光的漂洗使得栏杆、斗拱和门扉暗淡或惨白。大大小小的弄堂,循山就势,刻意分布,或接古道,或连宗祠,宽处可行马,窄处仅供单人通过。弄堂里的鹅卵石已被岁月打磨成光滑透亮。经历漫长的发育完善,古村形成今人所见的以宗祠为中心,四面幅射的宗族聚居结构,体系完整,功能发达,房派分区完备。伫立其中,不禁喟然长叹,深山密林,水石清丽,远绝尘嚣,风俗素朴,犹可居也。

  山水有清音,珍重待秋风。离别古村时,戏作《源头杂咏》一首:

  四面云山青复青,

  大公源水四时清。

  千树丹枫低夕照,

  万松疏籁天际停。

  醉罢白云犹未知,

  清虚绝佳桃源景。

  城郭年年拜偃王,

  唯有徐氏最知名。

  籍此表达我当时的心境,也给《源头徐氏宗谱》补白。

来源:今日龙游 作者:余怀根 编辑:王华慧
相关稿件